【奇文共欣賞】最低工資與景氣

蘋論:提高最低工資 要求不合時宜

最低工資實施半年,當初最令人擔心的裁員潮似乎並未湧現。於是,趁着最低工資委員會諮詢商會、工會意見時,要求將最低工資由 28元提高至 33元的呼聲又現,也有港府高官聲稱,過去 6個月本港失業率不升反跌,證明最低工資的實施正面影響多於負面。其實,本港的最低工資制度尚未經歷經濟盛衰周期的考驗,這種所謂「正面影響」頗具欺騙性。因為經濟好景可以掩蓋工資、稅收、租金等負面因素,如果工資的彈性被破壞,甚至被盲目推高,一旦經濟景氣逆轉,就會傷害僱主、僱員的應變能力。
考察最低工資制度對就業市場的影響,顯然不能光看失業率的變化。失業率更多地是反映經濟景氣,而不是反映勞工政策。美國總統奧巴馬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創造就業,但經濟持續不景,美國失業率仍然居高不下。本港的失業率從今年 4月的 3.5%,降至 9月的 3.2%,雖然反映裁員潮未因最低工資實施而湧現,但不等於這種破壞市場機制、抹殺行業差別的硬性工資規定,就是對勞工利益的最好保障。
香港能順利推行最低工資制度,一方面是受影響的僱員多就業於餐飲、保安、清潔行業,只佔就業總人數的小部份,不比美歐影響多數行業、眾多就業人口,另一方面,在經濟景氣、通脹上升之際,僱主容易將成本轉嫁給消費者,因此較願意接受最低工資,以化解政府和工會的壓力。
但是,香港目前可承受 28元的最低工資,不等於可承受 33元甚至更高的最低工資,不等於可承受最低工資節節攀升。顯而易見的是,最低工資理論上應該是可加可減,但實際上是只可能加、不大可能減。請問,主張短期內再提高最低工資的工會領袖,有誰肯承諾經濟下滑時負責任地推動降低最低工資?有哪位政府官員敢逆民意下調最低工資?
經濟景氣不會永遠向好,而是有盛衰周期。香港是外向型經濟,經濟增長受制於美國、歐洲,在聯繫滙率制度下,滙率、利率也受制於人,因此,股市波動、樓市波動、經濟波動,往往比外圍劇烈。企業應對出口貿易惡化、應對經濟下滑的途徑相當有限,經濟一旦步向衰退,企業要生存,既然難於開源,惟有節流,既然受制於最低工資法例、不能減薪,恐怕惟有着重裁員,真正出現令人擔心的裁員潮。
政府統計處昨日公佈,本港失業率回升 0.1個百分點至 3.3%,是否經濟景氣轉差言之尚早,但歐債危機蔓延、本港經濟不明朗因素增加,內地通脹又快速回落,都是不爭的事實,現時要求提高最低工資顯然不合時宜。反而,保留工資的彈性,可為企業多保留一些應變能力、多保留一些生存機會。一個負責任的政府,要敦促企業履行社會責任,在經濟好景時讓員工分享經濟增長成果,在經濟不景時與員工共度時艱,但不應助長削弱企業市場競爭能力的風氣,不能在勞工政策上作出有違經濟前景判斷的決定。

睇完我才發現通脹原來是一件好事

而且原來目前香港經濟景氣

而最爆炸的發現是:香港經濟周期會永遠景氣,直至最低工資出現壞影響為止

5 thoughts on “【奇文共欣賞】最低工資與景氣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