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區議會3–欺凌

哲學家即係哲學家,你看WILLSIN老師寫什麼:

投票不一定理智, 亦不一定文明. 在某些處境裡面, 你走去票站投票, 其實是一種盲目, 自欺, 自以為是, 甚至是一種欺凌的行為.http://williamsin.blogspot.com/2011/11/blog-post.html

投票是……一種欺凌行為!真是深刻呀—-雖然我們不知道確切是什麼意思。

按普通的理解,投票是欺凌,因為這是一個人多蝦人少的遊戲。1000票的蝦800票的,獎品是每月20000薪金,兼津貼,兼地盤,兼……尊貴的議員身份。又或者,一些人以選票作武器,踢走一個默默為社區耕耘的有志為社區服務的候選人,這個「踢」已經充分反映了暴力欺凌的性質。

不過,我相信這個”欺凌行為”具有更深一層的意義。除了它製造復仇發泄的快感、鞏固了成王敗寇的”殘念”,它的欺凌不僅體現在其行為,還在其機制。簡單點說,有選舉這種機制,就會造成這種後果。

而更加詭秘而可悲的是,投票的人本身其實也是「被欺凌」者。

考察選舉的人必須注意這個現象,除了老人院被人強行送去投票的老人,除了午睡途中被人洗樓吵醒的躁狂病人,除了電話以及短訊的滋擾,即使是一個根據自主意志去投票,一心為了盡公民義務或者運用選民力量的人,他們也沒有例外,他們也是「被欺凌」的人。

請看看在選舉現場,在票站門口,在區內必經之路,參選助選的人馬,全軍動員,左右列陣,旌旗喇叭,你作為一個投票的人,你以為你有多高貴多重要?其實你是一個獵物,以至於是一隻過街老鼠,你被這兩班或者更多的人虎視眈眈,有些時候甚至會被左拉右扯,被時你可能會享受到一種恩寵被服侍的快感,但很快你會認清真相。在他們搖旗吶喊或者互相叫罵衝突之中,你只能急急離開現場,他們個個好像嗑了藥一樣,滿臉堆笑,興奮異常,每一個投票者經過都會引起一陣尖叫,但這個投票者連正眼也不敢望他們一眼。

5 thoughts on “論區議會3–欺凌

  1. 認真說兩句
    他的那個欺凌﹐似乎是想談多數暴政﹐又覺得近期的反外傭居港權浪潮是多數暴政…
    我比較難接受的﹐是他硬要說成種族主義…
    反外傭居港權﹐我覺得很大程度是之前蝗蟲論的衍生物﹐或者是一種變異
    如果反外傭居港是種族歧視﹐蝗蟲論是甚麼﹖同族相殘﹖

    • 大佬﹐我想咩﹖係willsin自己講家嘛﹖
      //我覺得, 沒投票的人反而顯得高風亮節. 像工聯會這樣的政黨, 處處鼓吹反智的民粹主義, 說盡無數歧視外傭的種族主義話語, 你投票給它, 你自己就不道德了. //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