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聰的獨白

自從在訴訟失利之後,陳振聰就改變了策略,不斷策動輿論攻勢,又全版廣告又公開信又專訪,由個神秘的億萬富豪,到一個過街老鼠,當中的心理轉折,真是耐人尋味非常人可以理解的。

或許他以為通過公開的否認可以達到大型的催眠效應,通過大眾的心理認同可以影響法官的判決,從而化否為泰,扭乾為坤?這種超科學的奇技,只有陳大師一人可做,是香港開埠以來所僅見的,真是有今生無來世呀。

當然,我們是絕對不能排除有很多蘋果讀者看到陳振聰諸多情深獨白之後是會BUY他的,甚至一些有識見的專欄作家如李純恩等可能都會因此而想深一層的。不過可惜,暫時來說,陳大師處境依然是不妙的,據我看,當中的關鍵,在於他未能成功瓦解一眾麥玲玲李丞責等等蝦兵蟹將的聯手圍攻,你想想,他們功力雖然不及陳大師,但強烈的妒忌心理大大提升了他們的戰鬥力,他們聯合起來,對於風水磁場的影響力,絕對是不能小覷的!

怎樣也好吧,陳大師無論如何是香港一個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他為我們留下的金句,值得我們好好咀嚼,以下是其終極敗訴後最真摯的心靈獨白,去片:

  • 「我死都死得唔眼閉!呢次我一定會抗爭,因為我覺得真係被人屈緊!」
  • 「自閉」了三日後,陳振聰接受本報訪問:「嗰日瞓足一日,好沮喪,覺得好唔公義,唔俾我上訴去解釋疑點……」
  • 天地有正氣,但係你龔家冇!
  • 申請上訴失敗後,陳振聰自言是「等死、等坐監」,「太太同我講,佢哋要整死你,你都走唔甩去邊。」
  • 陳振聰稱錢財身外物,「少少遺產,何足掛齒」,「將我推出去午門斬首都係咁話,我真係冇做過。」
  • 不過,他表示不會一走了之,「如果因為我一個人坐十四年監,可以令到司法邁向公義,我覺得坐監都係一種光榮。」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