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論范徐麗泰

個人相信,范徐麗泰很快就會開始考慮不參選特首的了,但這一點她是應該不會公開宣布的。在這個時候,探討一下為什麼她會獲得這麼高的”民望”是最適當的。

小朋友夢夢的意見雖然幼稚以至於可笑了一點,但卻也應該真的是代表了某些市民的心聲,譬如說:中二以下的同學們的看法?

范太是個好妻子、好媽媽、好稱職的職業女性,她是我的榜樣
再看她的履歷、公職,誰人可比?

要香港繁榮穩定,平穩過渡,又壓得住多黨派的人,非范太莫屬

當然,更值得我們參考的是,我們香港最著名的公共知識分子梁文道的分析,雖然是幾年前的文章,但相信梁文道重看也不會有所修改,因為這篇文章原載於南方都市報,很明顯是向大陸同胞販賣廉價的”香港經驗”而已。想想同樣的題目,同樣的材料,如果讀者是香港人,梁文道會怎樣寫呢?這真是太有趣了!

———————————————————–

范徐丽泰何以赢得掌声

梁文道 2008/07/23 14:57:37       共有0条评论[查看评论]

 

■知道分子 之梁文道专栏

范徐丽泰终于正式退下了香港立法会主席的职位,转任全国人大常委。我想,这不只是外间所说的“高升”,还是她个人的一次立法会文化调适过程。

回顾当年,范徐丽泰本是港英殖民政府看中的本地精英,着意培育她成为香港政坛的要角。怎料在九七前的过渡期内,她的政治立场产生了重大转折,于是大家就开始觉得这人的政治诚信很可疑了。再加上她当时的言论强硬,于是有人就拿她的发型和着装开玩笑,说她是“香港××”。

可是自从她出任立法会主席以来,不只连年成为民调中声望最高的议员;退休之际更博得全港政坛及传媒的一片赞誉。不管立场如何,几乎没有人不为范徐丽泰在立法会的表现叫好。这十年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又做了些什么呢?

很简单,她只是做好了立法会主席该做的工作;严格地依照规定让会议顺利进行,公正地持守中立而不轻易表态。表面上看,这似乎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无非就是按本子办事;但实际上,我们若从一个政治人物的立场来看,就会发现她有多难了。

首先,在过去十年里面,每逢政府官员来到议事堂接受质询问难,她都不曾为了“行政主导”的大方向刻意迁就政府,而是让议员们按其本分展开提问甚至批评,哪怕特区政府甚至特首本人的脸色有多难看。其次,身为一个民选议员,她一定有她的理念和看法。不过在许多极端敏感的议题上,为了保持中立,她都不曾扭曲议程来达到或许符合己愿的结果。甚至到了某些只欠她一票而她又有权投票的关键时刻,她也压抑了自己的倾向,放弃表态。在议员犯规或者发言不当的时刻,她直言训戒,不管那位议员是什么党派什么背景。

立法会主席大概是最违反议员本能的一回事了:明明有话要说,却偏偏说不出口。那么,这样的工作还有价值吗?有的。范徐丽泰的敬业维护了立法会的尊严:在行政主导框架下的政府面前,她让政府必须公开向代表市民的立法会负责;在党派林立的立法会之中,她顺利地让各方在合法的范围内畅所欲言。如此,立法会方能成为一座公开公平的展示厅,在公众的眼球底下,不同的观点彼此交锋,政府的任何举措皆无所遁形。当然,更重要的是立法;所有法案皆须立法会表决通过,因为理论上立法会是各阶层各地区市民的代表,它的决定是公民的决定。虽然香港立法会仍然不是全面普选产生,但它现时的民选基础却要比特首大得多了。

最后的一段小插曲:在本届立法会会期终结之日,民主派议员陈伟业在限额之外向特首提了一个问题,曾荫权也愿意答他,于是范主席破例批准特首答问。但是她事后要求秘书处记录在案,表明这是主席违规,不值后来者仿效。这是范徐丽泰少有的犯规,也是她最后的“错误”。(作者系资深媒体人)

One thought on “梁文道論范徐麗泰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