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誠

出尖沙咀的巴士上,母子二人歡喜地獲得前後兩個座位,母親把孩子安置在車頭,自己坐在後面。隨後有人離開,母親招呼一個男人坐到我的後面。感覺到有點冷,她向男人要了件衣服,替孩子披上。這樣套在前面就行了,她邊說邊替孩子把衣服反穿。

「走左呀」,母親在看ROADSHOW上近日逝世的曾SIR的舊片段,幾乎以喜慶的口吻說道。後面的男人應了句什麼,母親又說了句什麼,我聽得不清楚。

母親旁邊的乘客離開了,她略帶雀躍地招呼後面的男人:XX有位呀,過唔過來坐呀?這時我才懷疑,這個男人可能不是爸爸。

而這個男人坐到女人挪開的座位後,傾身俯向前座的孩子那裡,一隻大手放在孩子的腹部,頭哄到孩子身上,逗孩子說話,這種親切,這種關愛,比一個父親,似乎要多一點點。

「俊,看不看電影?」男人問孩子。

「有得看了嗎?」母親答。

「10月6號,回去就有得看了。」

「真是好像有點冷呢」女人說

「風在那邊吹而已」男人找到了風口

女人的手擱在了男人的腿上,好像在看窗外的風景。

兩人的手在靜默中握到了一起。

我感覺到一陣很特別的溫情。

是婚外情嗎?我無意去猜測,我只是覺得,一陣愛情的溫馨降臨到大地上,降到了人間,降到了中國人身上,戀愛作為一種生活方式,也越來越為越來越潮的內地人所採納了吧。而在香港,自由是怎樣的被忽視,情感又遭遇了怎樣的失落?或許,不知道自由的意義的人,永遠也不知道愛情的價值?

仿佛是要提供什麼寓意似的,當母親向坐在最邊角座位的一位阿伯問前面是不是星光大道的時候,戴鴨舌帽的阿伯竟沒有如一般歧視蝗蟲的香港人一樣,反而很主動擔當導遊角色,又說維港靚過上海又說就好像廣州什麼什麼的,一直說到天星碼頭都還在說,還介紹人家搭天星小輪說什麼只需個幾而已,我相信阿伯自己也應該很久沒搭小輪了,連為大陸親戚介紹香港的機會也不多了,甚至遇到個大陸人問路的機會也不多了。

58 thoughts on “愛與誠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