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性無能?

好吧,香港第一才子寫咸古沒什麼大不了,正如無待堂同學指出,香港青少年什麼事沒做過呢,當他是笑話而已。有趣的是才子的辯解,竟然又扯什麼「色情」「情色」之辯,似乎太老土了點吧?

不過陶傑仍然要辯解這件事本身已經足夠有趣,我們本以為經過這麼多的蔑視謾罵責難嘲笑之後,陶傑早已進了化境或者完全進入了角色,從數不盡分身和文體,從電台到電視,從RAP到旅遊領隊到賣廣告,他也已經有了足夠的以至於太多的排練,其實他已贏得了隨心所欲做任何事的自由,但為什麼,他還需要辯解?

這是一條尾巴,讓人很不痛快。你看看為什麼每到最後,陶傑總是要硬生生的停下不去完事,你就知道陶傑本身也始終是個中國人呀。相比起高慧然,這個男人無膽那個男人無用,這個是的士佬那個不戴套,一腔不情願,卻偏偏照做如儀!你說這兩個傢伙多有趣?

 

 

我有點暈眩了,今天夜晚。在酒吧的長櫃子上,他的手在酒杯杯緣有一個小動作,我模糊地看見,我的那杯馬天尼泛起了一陣夢樣的浪花……
然後,你問我是不是單身。我告訴你,我剛離婚。你問我,前夫是不是叫Terry Chan,我頹笑一聲,歪着頭,問:你怎知道?
Well,你說:我的一個朋友認識你丈夫,我們兩個月前在一個宴會見過面,你不記得了是不是?今天真巧,在這個明麗的酒吧又遇上了你。
你與老公離婚了嗎?是怎麼回事?你問。我悲哀地笑起來,我的腦子興波作浪,我的膽子很大,我告訴你:離婚能有甚麼原因?他是政府的高官,他也許精明能幹,工作勤快,他即將高陞,但在床上,他Impotent……
然後,你開着寶馬的M Coupe,把我載來愛都大廈你的家。你說你喜歡色士風,在哈佛讀歷史時,你已經是大學爵士樂會的主席。想不想聽我為你演奏you beautiful angel?你問,你的手抬着我的下巴。我雙眼迷星,聳聳肩:Why not?為甚麼不?為甚麼不?……
Julia裸着身子,坐在D的膝頭。D把色士風垂下,放在地板上。Julia深吻着他,一手臂搭着他肩頭,一隻手撫摸着他的胸肌,放肆地掃撫到他的幽硬的小腹,摸到他黑亮的陰毛,在毛叢裏,她一把抓住正在重新挺起來的他,來回搓摸。
「午夜了,小天使,」D吻着她的鼻尖,撫摸着她的乳房:「我們下一次,再過一星期,好不好?今夜,我開車送你回家,明天,我給你Send短訊。」
自從那一夜,有三個月,Julia沒有Text過D,沒收到他的短訊,再也沒見過D。那一夜有點荒唐,自己太放肆了,事後有點吃驚。
直到不久之後有一天,Julia驚訝地讀到報紙的這段消息:
「維基解密,網絡最新爆料:美國駐香港總領事,時時與香港商界精英見面,滙報香港最新政情,總領事發回華盛頓的一項報告顯示,兩個多月前,總領事與一位叫做Daniel Lee的美籍華人青年銀行家飯敘,得到一項準確消息:香港特區政府內政局秘書長陳榮恩,洋名Terry Chan,極有可能明年政府換屆後進一步寵昇,他得到備選的下一任特首賞識,會成為下一任政務司司長。
惟根據這位李姓的美籍華人青年商人深入查訪後的意見,Terry Chan其實是一個很無能──Incompetent,或者據總領事從目標人士的口中得知,可以直接點引述說,是一個Impotent的平庸人。他如果晉昇,領事館判斷,這位新進的精英與一位更平庸的特首合拍,香港會在未來三年,極有可能會發生進一步的動亂……」
(藍夜色士風.五‧完)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