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爽報與衛道

正當我準備對爽報口誅筆伐之際,忽然發現有幾位高手異口同聲對聲討爽報的人大加撻伐。

家陣AV鹹書無遠弗屆,後生仔不假外求,一份擺明小報稍為風情萬種,衛道之士就走出來大喊禮樂敗壞? Come On,何必要當青年人無知白痴,十八歲前必然溫純如羊?論功架論手藝論資歷,他們分分鐘醒過你班成年人。君不見旺角AV舖頭多的是,深水埗馬檻更是成行成市,何以又從來不曾見過有人走出來拉人封艇靜坐示威 – 係呀,攞起你部I-PHONE打999報警爆料有幾難呢何?當然,呢班又冰清玉潔晒身,當然不屑接近這些煙花之地。

http://sakurayen.blogspot.com/2011/09/blog-post_23.html

衛道之士?莫非明光社什麼的又出來抗議燒報紙?不過如果抗議的是環保團體,又算不算衛道先?

我發現”衛道之士”這個TERM已經被嚴重扭曲了,不是說它由褒義變成了貶義,而是它已經變成了原教旨主義了,一些人為了批評,有意無意地把”衛道之士”變得聖人一般,方便反抗和恥笑,你看無待堂寫什麼:

結婚這個社會習俗真是害人不淺,禮教真是吃人。在那些衛道人士眼中,結婚以前拖手親嘴也是敗壞道德。

很明顯,香港如果竟然有些衛道之士是以為”結婚以前拖手親嘴也是敗壞道德”,那無疑是十分可愛的。但問題是,有嗎?以事論事吧,即使反對爽報咸濕賤格的人是衛道之士,總不見他們會反對拖手親嘴吧?這樣說真是太混淆視聽了。

事實上,個人覺得,無待堂這篇文章是寫得亂七八糟的。不過我懷疑他荷爾蒙處於風風火火的時期,又在地產霸權壓逼下沒有找到做愛的地方,懷著這種同情,我對他暫時喪失冷靜思考的習慣表示理解。

不過,通過這個年青人的眼去看香港,我們不得不感到一陣驚詫:

  • 可這個世界永遠有甜報、甜片、甜故。外面滿街都是周圍獵女的玩家,滿巷都是鐘情於玩弄感情的西癢wet妹。上網隨意就能找到世界各地的AV。
  • 青少年私底下甚麼也做齊了,都視陶傑的甜故為輕鬆笑話,這是現實。
  • 結婚以後,則中出顏射是人之大倫,滴蠟野戰不過夫妻情趣。嘴裡的說詞是結婚乃組織家庭傳宗接代之神聖任務,實際上不過是拿一張做愛通行證。

到底怎麼會是這樣的呢?或許,我還未能隨意找到世界各地AV,所以暫時未能理解無待堂的心境!

不過言歸正傳吧,我看到幾位評論者有一個共同的盲點:他們認為爽報的淫賤根本微不足道,理由是網上和現實世界根本就淫賤一百倍,青少年根本見多識廣樣樣做齊,根本不當爽報的小兒科是一回事,所以那些”衛道之士”十分可笑,十分偽善。

唉!這算是什麼邏輯呀?簡單點問一句吧:做報紙是為了什麼?

好吧,我知道要講理想講原則是很迂腐的,事實上我也並不介意報紙有點春光,但其實正正是因為世界已經變了,正正是因為咸濕淫賤的資料在網上已經取之不盡,我才覺得爽報竟然還要耍這樣的老土把戲真是太低能太不值一哂了!

你維他溝奶的黎智英還好自欺欺人的說什麼自己做的是新媒體,自高格調,這樣就叫創新?別笑死我了!

還有另外一位老師的高見:

即是,童工絕對尊重這些道德重整人士的言論自由,他們絕對可以表達他們道德潔辟的崇高理念,只是,這些所謂「訴求」是否脫離現實,可又是另一回事。教師朋友A笑稱,生果報、《爽報》不是好東西,可是對比那些批評《爽報》的團體及教育組織,其偽善之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

童工只想說,其實,《爽報》的「甜點」和網上的比較,真的望塵莫及,假如,有年青學子,真的為看陶傑的「甜故」而看《爽報》,其實也不壞,起碼,不少中文老師、以至那些抗議「八股」團體成員,以他們的中文水平,也寫不出陶傑「甜故」的文筆,學生可以看看有水平的中文文章,也不是壞事!

既然望塵望及,還寫來把屁咩?陶傑這些文筆叫好?高登文豪們呢?我們偉大的小霸王文少呢?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