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煞與葉德嫺

V煞們最好的口號,無疑真是這一句:anonimity is dead. 意涵之豐富簡直好像在陰間遇見活人,那種矛盾,那種奇異,真是令人一下子有種不知人間何世的迷眩感。不過我並不知道香港的V煞們會不會喊這一句。

說到底,香港是一個極之現實的社會,我們不能容納太多戲劇性的東西。

對於社會普遍把所有帶上「V煞」面具的人視為一伙,「新青年」成員直言並不介意,「正如80後、90後這些統稱,不代表群組內所有人行為一致」。除下面具接受訪問,又以真面目視人,在攝影師拍照前一刻,有人不禁問﹕「我們應不應該笑?」最後有人選擇擺出笑容,那一個笑容,與V煞面具上Guy Fawkes的冷笑比較,明顯多一份人情味。

那一份明顯是多餘的「人情味」,雖然只是記者自己自作多情去勾劃出來的,但畢竟還是很可以反映真象。V煞又好,塗鴉少女又好,所謂的無名性,是一種掩體,也是一種壓逼,長久地為一個角色服務,這是一種香港文化罕見的堅毅和專業。無論是阿嬌抑或煲呔,林峰抑或范徐麗泰,遲早都會除下面具。

那麼,剛剛成為香港英雄的葉德嫻又如何?我們必須留意到這個威尼斯影后代表的,真的絕對不會是香港電影的成就,而僅僅是葉德嫻個人的成就。而有趣的是,如果葉可以獲得影后,其實早在幾十年前她在新紮師兄抑或獵鷹那時已經可以獲得了,因為在我看來,桃姐裡面的演技和那些香港電視劇是一模一樣的,而如果說葉在64歲高齡才達到演技高峰,那無疑是難以置信的。

而所謂的演技,也是虛的。我更相信征服外國評審們的,是一種既虛構又真實的所謂「人情」。主僕情可是假,但葉德嫻與劉德華的情就絕對是真。

作為一個歌手一個演員,葉德嫻最令人喜愛最令人稱道的,無疑是她的「真」,她的性格,她的堅持,她的自我,諸如此類。娛樂圈怎樣虛情假意跟紅頂白爾虞我詐我們不知究竟但總會猜到個大概,你看人們怎樣為她獲獎而高興就知道人們怎樣為香港娛圈和電影而悲哀不滿。

我對於葉德嫻半點惡感都沒有,我看她就好像是香港的母親一樣,但我仍然從她身上看出反諷來—-她與子女疏離,她與人齟齬不合,可是她的拍的電影,不是控訴,而是去歌頌人情,看她的人生,是那麼的紊亂,而她的表現,是那麼溫情,唉,這是她不忠於自己的表現呢?抑或是人在藝術中的昇華?

不過無論如何,訴諸人情的方式,可能是,永遠是中國人唯一的藝術方式。

 

 

 

3 thoughts on “V煞與葉德嫺

  1. 坦白講﹐我覺得葉德嫻自從法X情﹑法Y情之後﹐演技大致上無咩點變﹐乃至去到王晶套九龍皇后﹐都係果種演繹手法﹐感覺就像鄭則士演來演去都是扮肥貓一樣…
    反而﹐她在黑馬王子的演出﹐更開心更好玩﹐雖然華仔在入面的表現﹐還是十分陳刀仔…

    • 又唔係嘅﹐黃秋生90年代大部份電影﹐都係做得唔好
      最記得當年有套寶貝炸彈﹐食住speed條橋﹐仲有劉青雲﹐關詠荷仲未做駝槍師姐…嘩~~爛到啊~~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