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偉哥與V煞

朝偉哥與V煞,香港「無名文化」刻下最顯眼的兩個標誌。

請看V煞的告白:

全世界都在問葉政淳,做得出、怕咩認?為何要戴面具?首先,面具代表的是我們的共同信念,至於這分信念指的是什麼,你去買一套《V煞》來看,就會明。我們的行動無組織、無事先計劃、無固定成員,但戴上這副面具來到任何抗爭場合,自然會走在一起,那是我們相認的標記,亦是力量的展示。

我們不露面,不透露真名,不代表我們覺得自己做的事是錯;有些人只不過不想家人擔心、不想影響工作,或者他的身分較為敏感,但這些人亦有參與運動的權利。我們千人一面,因為我們不是要搞英雄主義,無人想做社運新星。至於有人以為我們是怕被人拉,好笑,警察要拉,戴住面具都拉得。我敢講,警察又好、傳媒又好,肯定已經有人知道,當日企上台果位葉政淳係邊個。

「這份信念是什麼,買套《V煞》就會明」!對於這種說辭,不知為什麼我很反感。如果一種信念因為太過個人太過獨特,我們難以訴說,因此欲語還休,那不是什麼壞事,但如果這種信念只是山寨倒模順手牽羊舶來之物,重覆多說一次都嫌費事無聊,這種理念之虛弱和虛假就可想而知。

“V煞”有一個來源,有一個根據,他們說起來好像津津樂道,但我聽起來就感覺很沮喪很無癮,我會直接想到,最後又只會是短命的、一時興起的…………潮人潮物而已!

當然,回頭去想,”V煞”這個符號能夠吸引這一群抗爭的青年,無欵反映了這個社會一些特定的文化特質。那就是我說的無名性,anonymity, 抗爭青年賦予了這種特質十分令人振奮的涵意,但我們絕大多數人可沒有這份天真。

V煞又好,葉政淳又好,第一次走出來的時候,未必每個人都能夠理解,但我可以預期,政府再倒行逆施下去,只會愈來愈多人戴起這面具。拉鰦一個葉政淳,仲有千千萬萬個葉政淳。We are told to remember the idea, not the man, because a man can fail. He can be caught, he can be killed and forgotten, but 400 years later, an idea can still change the world. 信念不怕子彈,而政府,你現在應該有點害怕我們吧?

政府害怕你們?誰在害怕艾未未?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他們老是喜歡將政府想像成一個敵人,一個會心虛腳軟的實物,據我看政府如果是邪惡的,它就沒有良心,它就沒有恐懼,你要麼就是摧毁它,你永遠不能令它恐懼。

訴諸想像而增加的力量,似朝偉哥傳說中的硬物,只能討討自己開心。

 

4 thoughts on “朝偉哥與V煞

  1. 我印象中最深刻的﹐反而係電影V煞的「革命」成功﹐主要係靠條友殺死左Adam Sutler囉。
    因此﹐我強烈建議V煞如果真係要搞革命﹐至少要計劃暗殺胡總(笑)

    • 咁班傻仔話要學V煞啊嘛﹖梗係要學足啦
      第一件事呢﹐應該係炸左尖沙嘴鐘樓!
      之後﹐入侵TVB
      最後﹐即使唔殺胡總﹐至少都要殺左李超人la﹖
      連真正的香港特首都唔做低﹐扮乜春V煞﹖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