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言的老底

老實說,對於荒言老師那種「鬼食泥」文風,我是頗為反感的,本來我以為小霸王文少踩得場的,肯定是有稜有角的嘛,豈料竟是個不痛不癢不暢不快盡說胡塗話的呢,你看他鬼扯「爛書」的那一段,真是可以收入「奇文系」一睇再睇:

關於爛書問題,才是重點。李敖沒有解釋何謂爛書,或者說,我在馬家輝的文章中沒有看到解釋。但我的理解,李敖不會認為書放在書展出售,因為處理不當,加上你翻我翻你推我搶,因而變舊變殘變爛,所以叫做爛書吧。他既然特別點明林青霞的書不爛,但他自己的則沒有提到,我就認為他的書如果也在書展中出現,也可算作爛書。在書展出現的書已屬爛書,熱銷還不是爛中之爛?你當然可以說這是偏見,完全不合邏輯。那麼,你先請李敖先生解釋一下,他那句嘲諷香港市民在書展買到的,為何是一堆堆爛書呢?

爆不爆由你!反正我是爆了的!

之前看他寫莊子「惡搞」孔子我已經看得一頭霧水,本來莊子惡搞孔子由最普通會閱讀的中小學生以至於學者專家都會抱著十分開心愉快的心態去看去笑的,但荒言老師的態度就真是拍案驚奇,他也笑,但是「啞然失笑」,他似乎覺得這是他獨家發現的千古秘辛似的,但這個偉大的發現卻沒有讓他感到任何喜悅,請看:

其實,《孟子》的這種文風,似乎不是「獨家風格」。別的不說,起碼《莊子》中就不少見。尤其「外篇」,更有甚之,有時讀來,似是小說,「老作」的成份很高。我不止一次說過,孔子在《莊子》中不但「學問」不濟,更是窩窩囊囊的。有些故事,例如「圍於陳蔡」,一再被借用而出現不同「版本」,務求配合文章內容。

〈天運〉一篇,更寫孔子給老子一而再教訓,子貢「不信邪」,最後也落得「蹴蹴然立不安」。這篇的「絕聖棄智」觀點,昭然若揭,本就有點,喔,好不好說是癡人說夢甚或強詞奪理呢,總之,那種「老作」的大話西遊味道,通篇皆是。

最後竟以孔子對老子說出諸如「魚是以沫相濡而受孕,細腰蜂不交接不產而化育桑蟲為己子」,更承認自己「沒有與造物者為友,怎麼能夠感化人呢」,老子這才滿意,認為孔子卒之悟道。

老子曰﹕「可。丘得之矣!」

至此能不令人啞然失笑呢。

老實說,看完這篇東東,我簡直媽叉起來。一想到這個人竟然好似還是教中文的,我就毛髮直豎。不過,我一向與人為善,溫良恭儉讓,再加上這篇文章和荒言所有文章一樣,都是十分迂闊而暖昩的,別說要深入討論對錯和價值,連他實際上的意見也並不太清楚實在。所以我也費時多言了,反正失笑始終都好過不笑。

當然,你別以為我因為荒言老師下逐客令就令我心生忿恨要起他老底,我OHCE哪是這麼小器的,其實我是讀著讀著,終於讀出荒言老師文章的味道來了,你看他最近那篇〈極‧底〉,表面上又是一篇含英咀華,但實際上暗含機鋒,好戲在後頭,很有董橋老師的風味,請看:

極也好,底也好,都有種無形似有蹤的魔力似的。可能就引發出要一見其極其底的渴望。於是就有「摸底」「揭底牌」之類欲望。這也是種原動力。大抵而言,這種原動力有好處也有壞處。別的不說,就有人愛偷看別人的裙底風光、愛看人「露底」。

什麼是「露底」?太豐富,不作說明了;一說白,就少了很多想像餘地。

不知情的讀者肯定不知道,為什麼一向正襟危坐的荒言老師竟然突然間爆出個偷看裙底這麼香艷的句子來呢?哈哈,讓我告訴你吧,其實那是因為哲人王早前留言說了一句荒言露了底,現在,荒言老師不動聲色綿裡藏針的反擊了,嘩,荒言老師你也真膽大,你知不知王博士也文也武,一字馬舞獅什麼的全難他不倒,等閒1個打10個,你竟然敢說王博士偷看人家裙底?

 

3 thoughts on “荒言的老底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