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的革命

這個禮拜有2件大事,一件是挪威有個癲佬搞大屠殺,寫左1500多頁的宣言,要解放歐洲咁話!我好奇看看,其中有一句令我好生感慨, “As we all know, the root of Europe’s problems is the lack of cultural self-confidence (nationalism).真是隔離飯餸,人家老婆! 唉!這個世界真是有趣!

看看這個癲佬的宣言摘錄,你實在沒法不感受到人家的國際視野,真是胸懷天下視通萬里的,他連香港14K都知道,而我們絕大多數人就肯定不知道14K原來國際知名,這傢伙才到過上海3個月,就好像把中國看得通通透透了!一個有信念的人勝過千軍萬馬,一個人癲起來真是有無限能量的!你看他寫完1500頁的宣言還有力渣槍放炸彈,期間還要炒股上淘寶,被中國山寨貨騙了一遭也只是沮喪了一回,始終沒壞他的大事!

不過挪威始終離香港太遠了,在沈旭暉博士作出深入闡述之前,可令香港人反思的地方不多。即使蕭若元收購高登激起小部份狂熱分子高呼:保衛多元文化,但香港右翼勢力穩固,預料不須訴諸太過偏激的暴力行為。

至於另一件大事,嗯,溫州事件雖然吸引了絕大多數的媒體注意,但我想說的是一件沒有太多人注意到的事!這件事和挪威事件同時間發生,令我對於中國文化產生了更加深入的理解,我深深覺得,中國人是自有一套過日子的方法的。

各位,當挪威狂人為了他的偉大理想大開殺戒震憾世界的時候,請問你在幹什麼?我就參與了一件語文界的盛事,和一班網絡群英研討關於「拾級而下」通不通的問題!

這個「拾級而下」的詞語如果不是由語文愛好者荒言老師提出來,相信社會超過90%的人是不會注意到這是一個問題,因為根據荒言的考證,「拾級」包含而且只能包含向上的意思。

這個發現的偉大兼轟動之處在於,根據美國教授王博士的考證,原來周作人張愛玲金庸陶傑梁文道等等華人一流作家全部都用過「拾級而下」,這一下子一來,這些著名作家健筆們,就好像那些香港高官富豪議員鄉紳個個突然都被發現原來僭建霸官地,形象低了很多,語文水準令人懷疑!

當然了,你說奇怪也並不奇怪,不是雷曼債券問題,你又怎會知道香港主管財金的官員竟然不知道有一樣投資產品叫做「迷你債券」呢?

中華文化博大精深源遠流長,咬文食字都可優悠卒歲,孔老夫子述而不作,始終都留下半部論語過你治天下,就是不想你們白費心機搞革命!

24 thoughts on “文字的革命

      • 拿文少你係文史專家
        你俾個權威答案我
        曹操幾時係長板坡曬月光先?
        長板坡係咪一個坡?銅鑼灣係咪灣,北角係咪角,赤柱係咪柱先?

      • 你不如問灣仔有無仔﹖新加坡大唔大坡﹖街市街有無街市﹖
        至於長板坡﹐唔係演義話張飛係處嘈嘈貢咩﹖主角幾時變曹操呢﹖
        的確﹐長板坡係無坡的﹐至少漢末一刻已經無坡。
        但曹操確實有爭荊州wor﹐又﹐即使赤壁後﹐曹操都係食左大半個荊北(即湖北)﹐當中包括而家的襄陽市同荊州市。
        所謂劉備借荊州﹐借來借去係借左個湖南咋嘛﹖

      • 曹操係有「爭」荊州
        但在他眼中似乎沒有什麼重要性
        他有堅持過、有為荊州不惜犧牲過嗎?
        有什麼地方寫過他為荊州費過神呢?
        他有沒有和劉備孫權談判說:如果不收回荊州我就是李鴻章呢?

        問題的重點是”曹操一心要取荊州”是怎樣跑出來的?
        我就完全沒有IDEA

      • 荊州唔關曹操事? 長板坡吾係坡?
        ….舊時的地名因應外貌形態,地理位置,特別產物…而起名多的是,怎可同現時相提並論呀?
        中國水滸研究會的研究亦表明《水滸傳》中所涉及地名幾乎都是真實的,但故事情節基本都是虛構的。
        可憐義薄雲天,智勇雙全,被封到”蓋天古佛”的關雲長竟然長時間獨個背負著”大意失荊州”的罪名,悲哉關公!>___<

      • //他有堅持過、有為荊州不惜犧牲過嗎?//
        有啊﹐仲比人水淹七軍添﹐樊城唔係荊州﹐唔通係賓州﹖(笑)
        當然﹐如果講取荊州的話﹐劉綜當年是出降的﹐取北荊州﹐可謂不費取灰之力。
        又當然﹐當年取荊州係整個南下戰爭的一部份﹐曹操當年是志在一統天下。

        //有什麼地方寫過他為荊州費過神呢?//
        有啊﹐咪又係比人水淹七軍囉﹐曹操唔派于禁龐德去樊城﹐關羽淹條毛咩﹖

        //他有沒有和劉備孫權談判說:如果不收回荊州我就是李鴻章呢?//
        當然無講過啦﹐一來佢地都毛談判過﹐二來李鴻章都未出世(爆)

        //問題的重點是”曹操一心要取荊州”是怎樣跑出來的?//
        明顯﹐係林俊傑作出來的。
        不過﹐論曹操一曲最開心的﹐當然梗係無啦啦吹捧三國讀者成英雄﹕「不是英雄﹐不讀三國」
        又無啦啦標左句「東漢末年分三國」啦
        東漢末年﹐就係東漢末年﹐三國年代就係三國年代﹐曹操在世並無篡漢自立﹐到死都係東漢末年﹐乜春叫「東漢末年分三國」﹖
        虧你話呢句歌詞無問題…

      • 一贁就走,咁都叫堅持咩
        水淹七軍那一役聽講係守唔係取喎
        再講,樊城在荊州不代表是荊州
        好比說:文少不囉索,一心娶玉婆,玉婆嫁個波,算不算嫁咗?
        所以嘛,什麼叫做一心呢!
        收番香港不單止香港島要收,九龍新界都要收,那就是一心
        曹操邊鬼有話要取荊州呀,話佢一心取二喬好過啦

        不過都好,既然文少都講明係作出來的,那以後我就有恃無恐了—-雖然作的那個不是林俊傑
        至於那個「東漢末年分三國」
        我沒有說它無問題
        我是笑它搞笑

      • 回馬可心﹕

        //舊時的地名因應外貌形態,地理位置,特別產物…而起名多的是,怎可同現時相提並論呀?//
        長板坡﹐又名長阪﹐當陽阪﹐其阪字﹐一作澤障解﹐一作山肋解。長板坡本來可能係個坡﹐係來唔見左個坡﹐變成沼澤澇地。
        所以﹐「走下長板坡」其實都講得通。

        //中國水滸研究會的研究亦表明《水滸傳》中所涉及地名幾乎都是真實的,但故事情節基本都是虛構的。//
        未必﹐水滸是以北宋末年「宋江之亂」作藍本的﹐其故事情節則源於野史《大宋宣和遺事》的二次創作。伐遼部份當然是老作﹐因為宋同金共同伐遼﹐宋是戰敗而歸的﹐但打方臘一部份﹐則有爭議。

      • 曹操唔係張豐毅啊﹐咩一心娶小喬呀﹐拎小宋佳當林志玲替身呢類情節﹐係吳宇森呢類大導演先拍得出
        話時話﹐我一直認為赤壁的主角﹐是trailer入面那隻白鴿(爆)
        至於ohce老大首打油詩﹐就唔夠工整啦~~
        同埋﹐人地話明係作詞呀嘛﹖梗係要老作啦﹖
        當鄧芝會去單挑﹐仲大叫「大蜀國萬歲」﹐東吳竟然有個日本仔叫「甘興」﹐仲要死X埋﹐周公謹仲亂釋曹操﹐而家曹操好歹去過長板坡﹐你又點知人地有無因為夏侯傑比張飛嚇死左﹐搞到傷心到要晒月光呢﹖

      • 講起上來﹐真係睇漏眼
        你竟然用個「贁」字﹐呢個字﹐我連打到唔知點打出來啊﹐陰公!
        我都話你其實同荒言係殊途同歸﹐一齊食雞gala~~

  1. 係語理錯亂(吹)
    咩叫玉婆嫁個波先﹖個波字解咩先﹖係人名﹖定係真係一個波先﹖
    如果真係一個波﹐從技術上來講﹐玉婆又點樣嫁比一個波先﹖婚姻註冊處連基佬結婚都唔比﹐何況嫁比一個波﹖
    因此﹐要通順而有意思﹐就應該寫成﹕
    Ohce不囉索,一心愛揸波,點知揸錯咗﹐揸著個菠蘿
    咁就為之very骨啦~~(乜太腔)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