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基佬

之前寫了篇同性戀,有位路人先生留下不少問題讓我們思考,本來提問題的人一般就是自己已有答案,一般就自己都沒興趣討論,所以我也費事糾纏—-果然路人先生是去如黃鶴了,倒是有另外的有心人很是讚賞:

「你喜歡什麼人固然不關我事,但我喜歡說什麼,又關你什麼事呢?」
– 這句話也有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你說的是我,為什麼不關我事呢?

Spot on! LOL :-)

初時我以為讚我講得中POINT添,白白累我空歡喜一場!原來這位先生以為我”deflected the arguments (in a bad way, because it is done with no humor or class) and resorted to outing you?”

唉!予豈好辯哉!

如果你看回我的原文,看看我寫杜汶澤和寧財神的”罵戰”,你就會明白路人先生的疑問根本就是多餘!如果你要拿什麼收監問吊逼害搔擾來說,那是對我們理性的侮辱。為什麼要拿這些極端例子出來說呢?請以事論事吧!簡單點說,寧財神的評論涉及歧視嗎?同性戀者或挺同者有權就此發飆辱人妹妹法西斯嗎?

當我們說我們有評價同性戀者的自由,我們有討厭這種行為的自由,你可以反駁說”你說的是我,為什麼不關我事呢?”嗎?這種反駁難道不正正為反同者提供說辭嗎?哦,原來關我事就有權話你,不是嗎?

其實這的確是被人忽略的事實,譬如說,同性戀者在我面前親吻,我感到噁心!有人就不高興了,你歧視同性戀!有人反駁說,其實另一對男女在你面前攪野你也會不舒服。其實這不是反駁,這恰恰證明了我們討厭的是PDA這種行為,男與女都一樣,但同性戀者當眾親熱承受白眼就會認為人家不夠開明,認為人家歧視同性戀!

進一步來說,同性戀當眾親熱要受白眼並不是想像中那麼不公平的!因為如果社會上90%的人都對這種行為不接受—-當然,以香港來說,這個數字不會那麼高—-同性戀者有什麼”資格”要求人家改變看法呢?畢道,如路人先生所說,這關人事呀!為什麼不可以反感?

當然,社會習慣不能理所當然假設為百分百正當,但現在我們提出的是,挺同者有一種反應過敏現象,社會是有落後是有對同性戀’差異對待”,但總不能以為自己一挺同就正氣澟然,人家一不喜歡同性戀就慣性以為人家盟塞不開明——-當然了,如我所說,同性戀者是在”不公平”的基礎上享受着不一樣的”優越感”的,這一點或許有一天真的平權起來,他們會很懷念呢!就好像我們懷念不是阿猫阿狗都可以做明星的日子,懷念那個還不是個個人手一個的名牌子?

3 thoughts on “死基佬

  1. 嗯﹐其實在北方口語中﹐那個「去你的」﹐本來是沒有「操」(肏)的意思
    但當說成去你妹﹐去你媽﹐就是「操」的代名詞。
    情況像台語中用「靠」取代「塞」一樣。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