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家偉‧事後感受

今日有單新聞真係笑鬼死我,就是民主黨那個陳家偉,召妓竟然說去做訪問幫鳯姐,說得好像政績一樣!編藉口是人之常情,但有沒有發現有一樣野很有趣呢,那就是他們編起藉口來總是要和自己的身份/工作連繫起來,作家去就是拿靈感,妓女總有什麼特別的啟發和故事提供,谷德昭買四仔,做資料搜集,彭浩翔拍AV,杜汶澤叫高鐘,赤裸裸的假公濟私!

總之,什麼事兒,好像一「因公」就什麼光明起來,偉大起來,正當起來。你好比說有個警長爬天橋跌死了,到現在都不知他想干什麼?誰下命令要他干什麼?他除了悲劇地死去之外,根本就什麼事都沒做過!但出於某些需要,他是英勇的,他是為保護示威者而犧牺的,他的精神長存,永遠鼓勵着香港人……….

陳家偉這個CASE,最具反諷意味的是,他是竭力否認自己的身份的,但一旦需要找尋正當的借口,他又不自覺地借助了自己的工作和身份!唉,工作對於人的壟斷,在此又找到可嘆的蹤影!

而召妓,本來可以理解成一種「尋找自我」的活動,但為了擺脫記者/傳統/社會/道德的審判,這個可憐的家伙又馬上披上那件道貎岸然的外衣——在這裡,「工作」擔當遮醜布的角色被揭示出來了!

好了,說回正題,陳家偉這單新聞最好笑的在於那個捉奸的過程:

【本報訊】甫踏出鳳樓「陀地區」的陳家偉,驚見本報記者的相機閃光燈,即拔足逃避,此時陀地區女管房見被記者踢爆,發爛渣窮追記者,並扯爛記者衣服。 

昨午記者在香檳大廈的劏房鳳樓外守候期間,在門外把風的女管房一直監視記者舉動,待陳家偉步出後,記者即舉機拍攝。記者追陳到二樓時問他:「嫖妓之後舒唔舒服?」陳尷尬地說:「有乜嘢舒唔舒服?」記者續問:「你係民主黨陳家偉?」陳稱:「我唔係陳家偉!」說後腳步加快,女管房則緊纏着記者大嚷:「打劫呀!做乜影相?」更扯爛記者上衣衫袖,大吵大嚷引來途人注目。 

糾纏間,記者要報警求助,陳並無趁機溜走:「你哋想點?」記者答道:「我想採訪你事後感受。」陳這時承認自己是陳家偉,又向記者說:「不如你搞掂個女士(女管房)先啦。」然後一臉無奈坐在路邊。最後警員到場備案後,女管房聯同兩名大漢離去,而陳家偉被記者質問後亦悻然離去。

怎麼樣?好不好笑?這個記者也真是笑鬼死我!整件事真太有喜感!你是記者,對,但你有權問人召完妓舒不舒服嗎?多好笑呀?不過也要多得陳的配合,竟然天真的問:「你哋想點?」

老實說,如果正路來說,一個記者可以問:陳先生,你在召妓嗎?作為政治人物,請問是否適合呢?有沒有違反公眾對你的期望呢?果真如此的話,陳家偉作為一個搞政治的人,好歹也會耍點官腔套話,何如:我不評論個別事件…………………..,又或者:我的道德操守有可進步的空間……………..,又或者:這個事件我沒有補充…………………..

可是,恰恰是記者狗仔式的追訪方式令陳先生變成了喪家之犬,真是誤打誤撞!

撇開陳先生是不是值得可憐來說巳,你看看這家伙無助地坐在街邊的那副相片,傳媒霸道成這樣,也真是很值得反思的!可憐的是這個民主黨,急著認錯止蝕,完全沒想過反擊!經驗都累積這麼多了,還是永遠捱打,怕不得你們吸引不了馬草泥這樣的新星!

3 thoughts on “陳家偉‧事後感受

  1. 一個國家既道德水平包括左果個地方既發展成長,譬如伊斯蘭教,偷野要斬手~~
    如果應用係香港既話,問人借左野唔還都可以叫偷,咁條街個個人都冇手架喇~~
    希望呢個社會既人唔係因為怕道德既審判而唔犯事,而係自發性咁道貎岸然啦~~
    你別要進行以上那種「尋找自我」的活動呀~~ 你去尋人先啦, 文少正在進行另一活動~潛水~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