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CE專訪羅力威

>(一)
艷陽像花一般開著,來來往往的熱褲少女們叫人心搖魄蕩。
這是不知多少年來最熱的6月的一天。
這天我失眠了!
「我失眠了!」我說。
我以為這是個打開話閘子的好方法,我以為他會安慰我兩句,由悶熱的天氣說起,我們會愉快地討論到他或者我在生活上的種種懊惱,挫折,或不滿,分享到我們這一代人面對的困境和無助,然後我們會一起詛咒TVB嘲笑劉威煌鬧爆曾蔭權………到最後我們會擁抱道別,一份莫逆知心同仇敵愾的情誼就自此生根茁長了。
但是,他,什麼都沒有說,連一個示好的微笑,都沒有給我。自顧自的在扇風。用手。
噢,我想起了,這個人名叫羅力威。人稱黑臉神。不太懂表達自己。
「精神不太好,如果有什麼語無倫次的話,不要見怪。」我為自己打了個不太漂亮的圓場,心裡感到了一點壓力。
原來做訪問並不是那麼輕易的事呀!怎麼健吾那廝好像吃了春藥那般輕鬆愉快,進退自如的呢?

(二)
「我們找家STARBUCKS坐下吧?」羅說。語氣有點煩躁。不知是因為天氣抑或是事業。
哦,我,其實是個窮鬼,很少去星巴克。我說。
「那去麥當勞吧…..」
麥當勞?我想起健吾筆下,這個人在過著”近乎苦行式的綜援生活”,但我比較願意相信,這個人真的沒有什麼架子……………而他現在很想涼冷氣。
「讓我們散散步吧」我說。
所有有價值的思想都是從行走中得來的。
所有木口木臉僵尸一般的藝人都是對舞台的褻瀆。
太陽底下無人生事,不用怕,我們走吧!
羅力威下意識地壓了壓帽子,跟了上來。
那陣子有歌迷和我爭論,羅力威缺席他賴以成名那個比賽的PK戰,說是在埋頭預備新碟什麼什麼的,那時我已經有種不祥的預感,殺雞取卵閉門造車的東西,又有什麼值得期待的?
那時我已經提議,應該要出去走走才對!沒想到,他的確有走出去,但原來是和唱片公司一家去闔家聯誼!
那些香港歌手,他們最喜歡宣揚這樣那樣,宣揚愛啦,香港精神啦,熱愛這片土地啦,大家刻心銘記啦,HKHK I LIKE HK………..,但是,到底有哪個是真心的呢?他們有那個不是喜歡在冷氣房錄音室製造一些欺騙大眾迎合主流胃口的偽觀念假哲學?有哪個在訴說他們的真情實感?有哪個真是感受到香港真實的脉搏?
有位仁兄在香港鬧出醜聞避走美國,風頭過後依然風光,回來還好意思把舊事當心聲唱給你聽,這家伙將四季酒店當成行宮,自稱為INTERNATIONAL NOMAD,而二岸三地都竟然還對他樂此不疲,你說好不好笑?
那由這些人教你”齊熱愛這片土地”你又有何感想?

(三)

我興隨感生,思緒像流水一樣汩汩而來,但羅先生還是那個樣子,眼睛藏在帽檐下,很像以前那位周杰倫。
突然下起了雨,羅先生一下子連跑帶跳的逃命去了。這一個畫面,真是可惜,沒有SON沙們的目擊和見證,否則注定會響起陣陣如雷的驚嘆和歡呼:好……得…….意……..呀!
我們在電訊盈科的電話亭避雨,羅先生終於把帽子脫下了,額上和耳畔雨滴晶瑩,伴隨着輕微的氣喘聲,我這時不禁替健吾感到可惜,為什麼他這麼笨,如果他有我這麼聰明,現在這種情景,絕對可以讓他為所欲為…….即使不動聲色,至少也很可以獲得一兩次偶發性高潮了!用得著在咖啡店拉天扯地不着邊際浪費那麼多時間嗎?
你對著我我對著你,羅依然沒有意思開口找話題。但我終於可以直視他的眼睛了,這種注視,健吾曾有過極為令人神往的描寫,但此刻我只感到有點不安。因為我感覺不到羅的眼神透露出對我的信任,他令我覺得,我應該要主動的,做些什麼!
我這時才意識到,其實我並不太了解羅先生。
唉!都是健吾這廝累事,我以為大家只要隨便碰個面,隨便扯幾句天南地北,即使是廢話也好,回家加點意識流,融會貫通,一篇叫SON沙們驚嘆傳閱的訪問就大功告成。
可是,我不是健吾呀,我不知道怎樣說廢話。

(四)
看著羅力威堅定的看著我的那種眼神,我顯然缺乏健吾生的心理讓我可以輕鬆承受…或者說,享受。我馬上端念起來,想正正經經的和他好好的談談音樂。因為他,被稱為香港樂壇的奇葩,未來10年香港最有希望的歌手。
「你覺得,音樂會令人聰明一點嗎?」
羅咬了咬嘴唇,開始了思考。
我好奇地很想知道這位仁兄的答案,因為我知道有些媽媽是用莫札特做胎教的,聽說會讓孩子聰明點的,而羅先生的fans之中有不少是師……..哦,不,是身為人母的,而且頗有教養和深度,如果他說聽音樂不會令人聰明,很可能會令人喪失一大部份fans的!可是,如果音樂令人聰明,又為什麼會有林峰農夫少爺占李家仁rebecca black等等以白痴和無聊大行其道大風其魔的人出現呢?
羅還在思考當中。似乎有點捉不定主意。
「這樣問吧,香港樂壇處在一個低智/低水平時期,而這個是整個香港社會環境的一個縮影,你同意嗎?」
沉默。
或許是他怕說了些什麼會得罪人?或者他怕我八卦追問他不喜歡什麼香港歌手?
我真的很想插嘴,想告訴他,音樂可以是一種啟發,也可以是一種蛊毒,是安慰和刺激,也可以是洗腦和麻木……..
但是,羅先生痛苦地尋思最佳答案的樣子,讓我不想冒犯。這時我覺得,一個訪問的空洞和沉悶,責任實在是雙方面的,或許健吾慣性的胡扯,也有值得原諒的地方。
「er……」羅張了張嘴,但馬上又陷入了沉思。
「聽說希特拉最喜歡聽貝多芬,你覺得…..」本來我是想探討的是道德和藝術之間的關聯,但忽然我羡慕起健吾的那種比話模式,只要有話說就好,譬如說,如果他接著說,拉登也喜歡李小龍,曾蔭權是個天主教徒,那我可就有得發揮了!
沉默,絕望的沉默!
或許實在是太過悶熱了,又或者我們的對話壓力太大了,羅力威竟然在我面前脫了上衣—-大熱天時的,他穿的是長袖裇衫—-我看到,半濕的內衣裡面,若隱若現的露出了,要命的2點!天啊!難道他以為我是健吾麼?!
這個時候,外面竟然有人拍門,嚇得羅先生急不迭的遮掩護胸,還極速把帽子戴上,又再變身周董!
「請問是ohce在訪問羅嗎?真的假的?」一位少女問道。
我不禁笑了,力威呀,是我的fans來的,不是你的,你別好像全世界都在看你才行的呀!

5 thoughts on “>OHCE專訪羅力威

  1. >專訪羅, 真的假的?上黎唔留言 我都會失眠~你寫既野總係咁引人入勝。有什麼感想? 仁兄熱愛的應該是….不敢想lu~

  2. >你到底有沒有珍惜眼前的羅力威呀,有什麼誤會都要講清楚,包括健唔健吾,哈哈Indeed, you are very creative.

  3. >幾好笑呀,博主這樣想像的羅力威,很新鮮,不過我不喜歡.其實也覺得看到號外的訪問,你一定有點甚麼想講,沒想到是這樣的長篇大作.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