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朗事變

郎朗是不是精英犬奴不是討論題目,引起我的興趣是,到底那位獻花的仁兄是不是法輪功的?

明報的報導的確較中肯:

郎朗英國被求為「六四」亡魂奏曲
2011-06-02

【明報專訊】著名華人鋼琴家郎朗上周日(29日)晚在英國開演奏會時,突然有一華人男子上台獻花並要求他為「六四」亡魂演奏一曲,郎朗即時轉身離開舞台。工作人員後來將獻花男子趕下台,郎朗未再返回舞台「安哥」。

蘋果日報和大紀元差不多,多了很多細節:

有香港居民身份的中國鋼琴王子郎朗,上月 29日在英國開音樂會時被當地華人登台點奏,請他彈《風中的蠟燭》( Candle in the wind),郎朗初時高興,但再聽對方稱,曲子是要獻給「六四天安門屠殺的亡靈」時,臉色驟變,拂袖而去。該名華人直斥朗郎(原文)是「精英犬奴」。

在新聞報道的開路下,”翻臉”/”變臉”就成了關鍵詞,於是便有了孔捷生順理成章的評論了:

擁有香港居民身份的郎朗,六四前夕在英國威爾斯開鋼琴演奏專場,尾聲加演時,華人青年郭俊上台送上白菊花,點奏一曲《風中的蠟燭》,郎朗稱曲子很好。華人青年接着說:「把這首曲獻給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中的亡靈,以祭奠他們。」郎朗怫然作色,扭頭便走,加奏環節亦告取消。

由”初時高興”到”稱曲子很好”,全都不知從哪裡跑出來的,寫評論的竟然寫得比新聞還要繪形繪聲,當然,孔捷生這段描述的張本大概是從大紀元那裡來的!

根據相信是共同的新聞來源:

Security worries after stage raid at concert

或另一段插曲式報導:

People rose to their feet at the end of the concert, only to be shocked when a Chinese man jumped onto the stage and started shouting something in his native tongue.

He was eventually removed by security staff, but his intervention meant the disappointed audience was not treated to an encore.

郎朗如果真的”怫然作色”,那大概可以十分理直氣壯,因為在觀眾眼裡,這個人不是什麼點唱者,更像是個殺手多一點。

當然,或者郎朗真的在任何情況下也絕不會為六四亡靈彈奏,但我們這裡不探討這點。

我初懷疑這個”示威”者根本就是和大紀元夾埋裝郎朗的,但這人又好像自稱是基督徒,他有一封信寫給郎朗,好像挺情真意切,在這裡我們發現了他說的是”精英犬儒”—-他有沒有直斥過郎朗是精英犬奴呢?讓我們待解吧。總之,這位郭先生或許是借郎朗生事,但他似乎也真的沒有任何要攻擊/打倒/唱衰他的意思,”他還年輕”……. 這是一個對中國人還有希望的人。他採取的不是那種要鬥臭人家、要人無路可歸的手段。

附︰鮮花男子給朗朗的信全文

郎朗︰

見信好。你是一位才子,不是一位財主,是藝術家而不是當權獨裁專制下的犬奴、工具。你也許比我更早的呼吸到自由民主的空氣,但是你卻裝著看不見中國社會處處不公平的丑惡社會問題,也許這些不關你的事,你沒有聞到、你不可能有冤屈,但這都是這惡劣的政治體制所造成的。當然現在你是社會的精英,是既得利者,你有什麼問題當局自然會為你解決,但試問你的後代子孫呢?

我是一位基督徒,聖經上說,當人把靈魂與撒旦作為物欲的交換,那你必將被我所棄,丟入硫磺河,因我所知給你們的路是窄的,尋找的人不多,所以走的人也少。而撒旦之給你們的路是寬的,當然走的人也多。

而現在中共是標標準準的撒旦在人間的紅色總代理,是惡魔的化身。它不是維護正義的,他不是懲惡揚善的,而是庇惡打屈、護丑打善的。他是一個惡勢力權利黑社會與利益結合在一起的怪胎,是一個禍國殃民的怪獸,他要吃掉所有中國人的良知、正義的靈魂,用于為他的主子撒旦而效勞。所以說紅色中共是標標準準的撒旦座前的人間總代理、急先鋒。

當你在白宮為美國總統彈了那首紅曲的時候,你的藝術生涯實際上已經有了污點。你甘願為中共所用嗎?你還年輕,藝術生涯還很長,而中共是末日來臨,上帝是一定要滅他的。當中共政權垮台,試問郎朗你的污點會被國人去掉嗎?你還有臉面對你的中國觀眾嗎?敬請三思。

三思呀年輕人,來吧,轉過來吧,只要你在以後的演出生涯中,能為中國人在共產集權下迫害致死的死難同胞彈一曲安魂曲,以此告祭就可以贖去你那個罪,洗淨你藝術生涯的污點,中國人民會比以往更歡迎你。

6月4號,22年的祭日快要到了,開始吧,為死難的烈士靈魂彈一曲97年戴安娜王妃的祭曲《風中的蠟燭》,以此告祭22年前為自由民主獻身的六四死難的學生、工人、市民。如果是你可以做的話,那會令世界媒體登上這一消息,你將是中華民族的英雄,敢嗎?

如果再彈上一曲《茉莉花(專題)》我相信你會彈出中國推翻政治獨裁的運動——中國的“茉莉花(專題)革命”。我相信你完全有這個能力,只是你得有這個膽識。

22年前的歷史,中國最黑暗的一天你還是個琴童,天真浪漫、不識時事無可厚非,22年以後難道你不想成為一個真正的藝術家?還是願意做一個精英犬儒、充當專制獨裁體制下的工具呢?我相信你還是想要成為一個能真正寫入中國歷史、一位世界性的藝術家和中華民族英雄的。難道不是嗎?孔子曰,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一切盡在你的一念之間,願天父庇佑你那正義的靈魂。

郭俊

2011年5月29 號至6月4號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