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謝安琪與周博賢

>依排末日論好鬼hit,繼張繼聰2013之後,謝安琪又有話題新歌:十二月二十,實行夫唱婦隨咁話。

網友們又開始各自表述,努力發揮小宇宙,展現遐想和欣賞能力:


以2012年12月21日為末日之說作背景,
以揉合Reggae、R&B及Spanish Folk Song的「玩味曲風」,
借題發揮,狂想一番:
究竟在末日的前一天,人們會怎樣渡過?
在這貧富懸殊的社會,人分等級。
到那天,精英和權貴可乘坐方舟逃難,以便「災後重建」;
平凡和草根的,只好留在家中,無奈地等待終結來臨。
前者可在方舟上大魚大肉;
後者只可在斷水斷電的斗室中,食用儲糧,苦中作樂。
總之,兩個階級,兩種待遇,兩個世界。
更可能的,
是末日之說根本荒謬,天劫亦不會到來。
結過,平民百姓繼續生活,一切如常。
但仍在公海的的權貴們,是生是死,不得而知。
這是一個故事,一個劇本,純屬虛構。
末日,只是場境,
真正探討的,更多是貧富的不公,階級的分歧,
及在大難臨頭時,人性會如何反應?
人的價值應如何衡量?
生存,又是否只是精英的特權?

最令我感興趣的是,原來網友們喜歡謝安琪夠「喪婆」,而這種唱法就叫「喪婆」!

老實說吧,謝安琪本身的確是有丁點反叛性的,不過距離「喪婆」就真是十萬九千里,你看她無時無刻一副煙眼迷濛的優雅樣子,喪婆?咪玩啦!

這實在是一個美麗的誤會而已!謝安琪可能也以為自己好rock添,但這只是一種葉公好龍式的感情而已,她搞過一個向beyond致敬的演唱會,簡直可以用災難來形容,根本不是那類歌手嘛!

說回歌曲本身,周博賢的詞一向最大的問題是主題先行,命題作文,但這種問題在大多數人眼中並不成為問題,反而極為欣賞。當然,某種度來說,什麼創作都可能是主題先行,有個出發點,有個預設目的,有些核心訊息……但寫起來總是有些高下之分的。

像周博賢這種詞,基本上只好叫做是「肉蒲團」式的,赤裸裸打真軍,所見即所得,沒有什麼可回味的地方。就算是比起周自己以前的〈姿色分子〉,這首〈十二月二十〉也差很遠。以前那些起碼還有些蓄諸於胸一吐為快的元氣,〈十二月二十〉這首的堆砌味就十分明顯,內裡的矛盾和瑕疵很多。

說到底吧,謝安琪再拍周博賢,叫做回歸「另類」?的確有很多人在叫好,說什麼「這才是我所認識的謝安琪!」我卻有點覺得,你怎麼能再叫阿嬌扮玉女嗎?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