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11–文少的強辯

雖然文少聲稱自己是懷疑論者,但種種跡象看來,他更像是個宗教狂熱分子….你看他說:

小朋友駁嘴當然很好很強大啦﹐不單只是民間智慧添﹐直頭係出門拗交﹐格屎講數的最強招數。
例如有差佬捉你﹐話你非禮細路女﹐你就可以答﹕道友強仲衰添﹐佢偷阿婆底褲添呀~~
拿﹐咁就可以來鋪攬炒﹐攬住道友強一齊死啦!

這種類比除了證明文少精通小學生駁嘴術之外,無疑削弱了文少作為一個認真討論者的公信力。

當然,文少是說笑,他以為這樣可以暴露人家的荒謬,但前提是,這樣的類比公平嗎?正確嗎?

譬如說,疑犯向差佬強辯這麼違犯法律常識的情節就很令人哭笑不得,係要強辯都上法庭和法官說啦!你說對不對?在這裡,我們似乎可以看到文少的思維永遠都徘徊在正常的規範之外。

所謂的”累鬥累”邏輯/小學生駁嘴,其實都是文少一家之言,成不成立其實還值得商榷,泡製以上的不當類比其實只會食掉文少已經所餘無多的RAM,令他更難擔當一個懷疑論者…..

不過,以上那個偷阿婆底褲的荒謬類比倒是可以引申一點,那就是那個差佬—-為了滿足文少的虛榮心,姑且循例稱為差佬文吧—-差佬文反駁道:道友強有紋身,我搞佢唔掂、得罪佢唔起、奈佢唔何,所以,我只能捉你!

各位,當討論最低工資的時候,有人提出地產霸權,這其實並不是不合理的。當然,文少的態度是十分不屑的,早前他解釋過,但真是十分令人哭笑不得的。他說鋪租那些他是控制不了的,所以只能從人工入手…….!他還說他不是政府議員,不是他的責任………云云。

你說他錯嗎?這明顯又不是錯,但總之就…..叫人哭笑不得就是了!

4 thoughts on “最低工資11–文少的強辯

  1. 正所謂「11完又係11﹐仲同我玩邏輯﹖」(笑)
    //文少是說笑,他以為這樣可以暴露人家的荒謬//
    是你自己想太多啦﹐你是說小朋友駁嘴是「民間智慧」﹐我純粹亂噏一下當回應。
    情況就同你問我山口淑子同李香蘭﹐我就答你李香蘭腦中風一樣。
    最後﹐提出所謂地產霸權時﹐我是提了很多論點的。我是沒可能每次和你討論時﹐將幾個論點回帶又回帶的。
    不過其中一個問題﹐用地產霸權說事﹐是在轉移視線。
    因為最低工資應否實行﹐跟有否所謂地產霸權﹐根本末沒關係。
    而最低工資的實行﹐也不能解決所謂的地產霸權﹑財閥和托拉斯的問題。
    我之前甚至說過﹐最低工資間是接益了連鎖店和財閥。因為最低工資對中小企影響比連鎖店和大企業大﹐中小企的成本上漲抵抗力比大企業少。
    這些問題呢﹐我沒調查數字﹐有的也是行內數字﹐不會告訴你。但關於倒閉潮和失業問題﹐你可以查下﹐今個月的企業倒閉數字的。
    其實現在你和我拗下去﹐在問題未浮面﹐沒具體數字也是多餘的。因此﹐我只能用第一身告訴你﹐我的行內大致環境。
    你要繼續務虛啊﹐講理念﹐或者玩這類執一句說話吹一篇文的玩兒﹐請繼續。而香港的赤化﹐也只不過是開始﹐只希望老曾在任內不要倉促定立公平競爭法為好﹐否則班政客無聊起來﹐我還擔心他們會不會搞我(笑)

    • 不是轉移視線
      至少不是單純的轉移視線
      //最低工資的實行﹐也不能解決所謂的地產霸權﹑財閥和托拉斯的問題//
      你這個文少真是…..唉…..
      真奇怪你會這麼說
      誰說最低工資要解決這些問題的?
      具體數字是永遠都不會有的
      不如文少你說說你估計的數字吧?
      或者你掌握到的研究的數字呢?

    • //誰說最低工資要解決這些問題的?//
      那你說這些幹甚麼﹖
      還有﹐我第一句才是重點
      「最低工資應否實行﹐跟有否所謂地產霸權﹐根本沒關係」
      其實我說過很多次了﹐最低工資是價格管制﹐限制了我部份的議價自由﹐情況就於壟斷公用事業的收費調整機制一樣的。
      嗯﹐你支持最低工資﹐那你支持壟斷公用事業的收費調整機制嘛﹖

  2. 這篇﹐只是說這次討論的感覺。
    講真﹐我不介意你那種嘻笑怒罵式的寫文風格﹐但我覺得有始至終你都無貨派﹐至少﹐我從沒看過你支持最低工資的任何論據。
    例如﹐你認為最低工資干預市場不是一個問題﹐但何解不是一個問題﹐你就通通拖了整個禮拜都不答。
    又例如﹐許寶強的評論﹐是你叫我寫的﹐我寫了﹐你則沒寫。
    總之﹐由始至終﹐這都是一場不對秤的討論。我亮明立場﹐反對的理由﹐兼分析之﹐坊間也有失業和通脹的估計數字。你則一直圍在我的論點做評論抽秤﹐但從沒一個實質的支持論據。
    我至少可以說出多請兩更人之後﹐一個成本上漲的具體數字。失業率不能只看單從裁員去看的﹐還要看會否減低將來人們創業的意欲﹐也要看企業會否開創就業職位…而你卻沒說出個一個最低工資的好處。
    你從沒交代支持理據﹐我時常說你沒直擊要害﹐就是這個意思。
    我是以為你是有堅料之人﹐可以完整的說出支持論據﹐我真的蠻期望你有一個可以說服資本家支持的論據﹐但這點是蠻失望的。難聽點說﹐你除了懂得抽秤或者玩文字遊戲外﹐你還懂寫甚麼呢﹖
    最後﹐其實我早談完最低工資了﹐因為我覺得基本上我已完整的說了最低工資的所有問題。本來還想寫如何達致雙贏的﹐但我覺得﹐如果支持方連人家清清楚楚指出了問題﹐都還要死拗爛拗的話﹐講蜜瓜豆奶的甚麼勞什子雙贏方案﹖
    結果會怎樣﹐你再抽秤已無意義﹐我說的問題會否浮面﹐還是看數字說話。
    但至少﹐我知道對手有兩間加盟店﹐下個月便玩完。而我那邊查詢加盟的個案﹐也減少了。
    是啊﹐失業率可能只是四至六個人﹐但你是未計兩個投資者損手離場﹐而我也不知那兩個人是否借錢創業的。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