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少的邏輯

文少真是癡孖根的,不知受了什麼刺激,近排展開了地氈式轟炸,香港文化評論人個個屁股開花,惟獨……………..想不到的是,得到文少青眼的,竟然是,蔡蔡子強!

張子強就話咋,蔡子強?

好奇看看蔡子強的文章,原來蔡子強提出了文少所謂”累鬥累”邏輯的批評……

一個人的文章,對某些人有說服力,對某些人就絕對等於廢話,因此,文少對此文的欣賞馬上就令他和一位網友展開了糾纏。

老實說,比較之下,我甚至喜歡蔡子強多過梁文道,但你看他寫什麼:

一件事情的對錯,取決於這件事本身,而不是不直接相干的其他事情。別人不對,也不等於你便沒有錯。

一向目光如電的文少,這一回卻不取笑這種人所皆知的道理是「大嶼山當新大陸」了,真是奇怪!

話說回來,我是想替許寶強說幾句的,因為文少有時真是不太公平的,他提出的”小學生駁嘴”的理論個人認為很值得商榷。

根據文少解釋:

甚麼叫累鬥累邏輯﹖
簡單來講﹐就是人家指出一個問題﹐你便拿出另一個問題當反駁。
這種反駁方法﹐在小朋友駁嘴時最為常見﹗
例如﹕老師鬧你上堂傾偈﹐你就答﹕「小明夠傾偈啦﹖」
小明夠傾偈﹐又如何呢﹖

我覺得奇怪的是,搶鹽的人竟然都得到文少的體諒以至稱許,說是什麼”民間智慧”,但小朋友駁嘴他又不認為是”民間智慧”呢?

讓我們平心靜氣想想吧,「小明夠傾偈啦﹖」這種反駁是絕對有力、絕對能令老師氣絕身亡、因此絕對是站得住腳的”民間智慧”來的!

文少的解說固然是有道理,但我認為他是有意或無意地忽略了很多值得留意討論的面向—-為的是保持他自己理論的完整性。

對於許寶強的文章,文少不公平的地方首先是將人家的話作了簡單化的處理,我其實已經指出過,但他似乎不屑一顧,許寶強原文:

最低工資真的扭曲自由市場、提高失業率、等同「大鑊飯」和「富社會主義色彩」?批評者宣稱:工資應該透過自由市場決定。不過,在未有最低工資之前,香港的市場自由嗎?先不說地產超市、電力煤氣、公共交通、貨櫃碼頭、聯繫匯率    等領域的集中、壟斷或政府干預,單是勞動市場中的入境限制、「優才」計劃、外傭工資、小販管制、專業的發牌和認證制度(如教育、法律、會計、有機認證、熟食)等等,就在不同程度上「扭曲」了勞動市場的自由度。批評者或會反駁,引入最低工資將進一步加重自由市場的「扭曲」和提高失業率。不過,正如我在過去的文章引述,英國    美國    澳洲    與本地等經濟學界(和其他社會科學社群),對於最低工資會否帶來上述的負面影響,至今仍未有定論;甚至被封為自由主義大師的海耶克( F . A . Hayek ),1945年4月接受兩位芝大教授訪問時,也曾清楚表明不會反對最低工資立法,原因是最低工資不會破壞市場競爭所依賴的平等條件(註1,頁20-23, 57)。

到了文少筆下:

我之前插的許寶強﹐他談人家批評最低工資干預市場﹐他就走去說香港現時的市場本身也有干預

當然,文少的理解絕對不算是錯,但中間實在是有些很微妙的不同的。

老實說,我相信以文少柏芝級的理解力,要理解被遺漏的一部份絕對是沒問題的,問題只是他願不願意而已。

3 thoughts on “文少的邏輯

  1. 拿﹐我係寫個人評論﹐唔係寫乜春學術論文﹐無咩理論唔理論的。我亦唔係你﹐我評論他人的評論一刻﹐係寫得清清楚楚的﹐唔似你講到一舊一舊。
    如果你覺得我有意無意忽略了很多值得留意討論的面向﹐你可以將我忽略左咩寫出來﹐然後再作講述。
    蔡這篇文章主旨是談抗爭策略的﹐批評小朋友邏輯是題外話﹐只是講開小朋友邏輯拿來談談而已。
    小朋友駁嘴當然很好很強大啦﹐不單只是民間智慧添﹐直頭係出門拗交﹐格屎講數的最強招數。
    例如有差佬捉你﹐話你非禮細路女﹐你就可以答﹕道友強仲衰添﹐佢偷阿婆底褲添呀~~
    拿﹐咁就可以來鋪攬炒﹐攬住道友強一齊死啦!
    至於許寶強…唉﹐我評許寶強寫左三四千字﹐後來又同你傾左幾千字佢好多問題我已經講晒晒出來啦﹖你引果段﹐我已經講左佢miss左邊個反駁重點啦﹖
    重點係﹕最低工資算唔算干預市場﹐如果算﹐點解用最低工資干預市場就無問題呢﹖
    你無奶油鑊鬼鑊﹐要我好似影印機咁﹐將上次個評論重寫一鑊ga wor﹖
    真係唔明你點解仲要死拗…你唔悶﹐我覺得好很悶啊。
    定係你覺得條友反駁得好有力呢﹖要我讚佢呢﹖

    • 文少,原來是我寫到一舊舊,恕罪恕罪
      不過我覺得唯一的解決方法真的要靠你
      譬如你一直重覆的問題:
      重點係﹕最低工資算唔算干預市場﹐如果算﹐點解用最低工資干預市場就無問題呢﹖
      這個問題真的說明你的理解有問題
      至於你再駁”小朋友駁嘴”的那個例子,你的引喻是認真的嗎?
      不是吧?
      不過算啦
      文少一向唔多講笑
      總之你話係就係啦

  2. 以前個setting易睇D﹐而家好花…唔慣
    //這個問題真的說明你的理解有問題//
    咩問題呢﹖我理解錯邊度呢﹖佢又反駁緊D乜呢﹖
    //至於你再駁”小朋友駁嘴”的那個例子,你的引喻是認真的嗎?//
    邊個例子呀﹐話道友強偷阿婆底褲﹖你識道友強ga﹖
    嗯﹐我講笑的﹐道友強係無偷過阿婆底褲的。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