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9—-文少的自由

老實說,文少肯定是有料又有火的,不過最低工資他說要插一百回合我看就有點難度了,去到最近那篇稿費是怎樣呃來的已經有點感覺是醉酒佬屙尿了….(爆)

文少要插許寶強是可以,但為什麼竟然要以”呃稿費”去作插入點呢?(誤)

真是奇怪。咁許寶強如果將稿費捐俾無家可歸的小孩子,讓他們可以去網吧打機,那是不是代表他很有說服力呢?(是)

我知道文少在這個話題上很多話已經說過了,不想重覆論點,但拉七雜八的說他和雷鼎鳴的筆戰幹什麼呢?

許寶強一直致力破除(香港是一個)自由市場這個迷思,在這方面我認為他是有說服力的。當他提出”市場干預”,並不是像文少質疑的”不代表最低工資干預市場就沒問題的”,而是針對把”自由市場”奉為信條的人的一種…….”溫馨提示”吧!

一般來說,我們大多數人的確是地按傳統按宣傳將香港看成自由經濟/放任不干預…..甚至真的會理所當然的當有人指最低工資是干預市場時,就條件反射地因此反對最低工資。這時候,如果我們知道許寶強一向的研究,會比較知道他說什麼。

文少批評許寶強:

人家是說最低工資是市場干預﹐你說香港的市場本身也有干預﹐是不代表最低工資干預市場就沒問題的
問題的重點是﹐究竟干預市場有沒有問題嘛﹖政府憑乜剝奪我議價自由嘛﹖教授﹗

如果文少看過許寶強的書,可能沒有這麼難搞的問題。但也說不準,因為文少的確有一種過份的”自我中心”。如上所述,如果文少介意的是被剝奪了你議價的自由,那不應該現在才來發惱,很多自由你都已被剝奪或許你都不知道。最重要的問題其實是,如果說最低工資剝奪了老闆文少的自由,它也同時剝奪了員工的自由呀!很公平的嘛!但其實文少那麼重視自由,他可以很容易就避免被剝奪,只要他把人工定在29蚊就行了!(爆)

總之,文少對最低工資的怒火又好,嘮叨又好,都更像是個小孩子亂發脾氣,你看他說:

就憑你瞎吹一句「英國﹑美國﹑澳洲與本地等經濟學界(和其他社會科學社群),對於最低工資會否帶來上述的負面影響,至今仍未有定論」呀﹖
你以為那些所謂經濟學界﹐在那些沒甚麼人看的爛鬼學術期刊﹐下了定論﹐就會變成真理呀﹖

你看這算什麼話嘛?是,學術又好,期刊又好,經濟學家又好,都未必一定要非信不可,但文少偏偏就說得他才最可信似的,唉,人家的研究好歹也是實證研究來的,許寶強真的不用非親身去做才叫有說話能力的。

老實說,最低工資這個問題我並沒有什麼高見,我相信比起外國經驗,香港/內地的效果可能會有點不同,不過,我認為現時香港對於最低工資的反感/反對以至於憤怒,是有點情緒化的誇大。以下是維基的一段總結:

Until the 1990s, economists generally agreed that raising the minimum wage reduced employment. This consensus was weakened when some well-publicized empirical studies showed the opposite, although others confirmed the original view. Today’s consensus, if one exists, is that increasing the minimum wage has, at worst, minor negative effects.

如果文少不同意,或者可以去提出修改意見: HK boss MANSIU does not approve this BULLSHIT.

6 thoughts on “最低工資9—-文少的自由

  1. 離題﹐你的行文方式已受我傳染了﹐例如(笑)﹑(爆)這類台式書寫法﹐以前你是沒有的…
    這樣是不好的﹐你要堅持自己那套大量使用成語同開頭寫對聯的行文方式﹐才有爆點(正)

  2. 好大的一篇﹐好認真的一篇﹐你即係逼我同你玩認真呀嘛﹖(惱)
    我寫博客時﹐通常都堅持草根及通俗原則的﹐所以我是盡量不去直接寫那些學術概念的
    其實我知道你理解能力超班﹐時常將人家文章原意領悟到大西洋東岸﹐所以今次我已經好遷就你﹐係文末寫明左許寶強篇文有乜問題﹕
    一無實例﹑二無數據﹑純粹引用幾句語錄﹐就當反駁人家最低工資的批評
    呃稿費問題﹐文已寫﹕
    文中又講到﹐條友齋quote人﹐但又沒立論同論證﹐與其話訴諸權威﹐不如話拋書包。
    講到雷鼎鳴炮戰﹐原因係條友篇文明顯係針對雷鼎鳴同貓仔山學會班傻仔的。
    不過上次條友﹐都起碼抄下書拎下數據出來。
    今次呢﹖就乜春都無﹐是叉但引東引西﹐爭在未引蒲魯東﹐之後大叫無政府主義萬歲。
    ///許寶強一直致力破除(香港是一個)自由市場這個迷思,在這方面我認為他是有說服力的。//
    有公屋有九年免費教育有聯繫匯率有政府發牌的壟斷公用事業﹐白痴都知道政府有干預市場。
    呢個論點﹐發明「積極不干預」呢個term的夏鼎基係1973年已經講過啦﹐1979年又講過﹐1980年又再講過
    去大嶼山當發現新大陸﹐仲要打破迷思﹖old news原來永遠都咁exciting。
    呢種低能打破迷思法﹐同道長06年無啦啦走去插量入為出原則﹐有咩分別呢﹖
    人家古典自由主義同新自由主義﹐唔係話香港政府而家無干預呀﹐係要求政府堅守積極不干預政策﹐反對政府再干預嘛﹖
    又事實上﹐班友成日主張政府減少干預的﹐例如學券制﹐例如負入息稅﹐例如住屋津貼取代公屋﹐例如醫療券﹐例如反對復建居屋﹐例如要求聯繫匯率脫勾﹐例如開放公用事業﹐例如取消利潤下限
    打破乜春迷思呢﹖你講香港本來有干預﹐咪比位人入囉﹖低能仔!
    所以﹐人地係批評最低工資干預市場嘛﹖
    你要回應的話﹐重點只有兩個﹕
    (1)最低工資有否干預市場﹐是否屬於價格管制
    (2)干預市場有沒有問題
    (3)最低工資會否推高失業率
    顯然﹐條友由頭到尾都迴避呢兩個問題﹐最重要的問題。

    而你說的那一句﹐其實又是他最低能的一句之一。
    首先﹐呢句好似好很勁﹐但你係嶺大副教授咋﹐憑乜證明「英國﹑美國﹑澳洲與本地等經濟學界(和其他社會科學社群),對於最低工資會否帶來上述的負面影響,至今仍未有定論」先﹖至少﹐係咪要有case呀﹖
    正如我上面所說﹐06年場筆戰﹐條友至少也有簡述一下90年代那場學術爭論…而他上次講的東西﹐已被雷鼎鳴駁掉了(所以我要重提雷鼎鳴炮戰)

    又﹐所謂經濟學界在最低工資的爭議﹐是失業率問題。
    但他同時有說人家批評最低工資干預市場的﹗
    經濟學界對「最低工資是否屬於價格管制」沒有定論﹖條友食錯藥呀!

    又﹐呢個係一個比較值得思考的問題
    所謂經濟學﹐其實是一門偽科學來的﹐卻時常出來瞎扯自己是社會科學
    無可證偽性的東西﹐點可以自稱做科學呢﹖
    如果咁都得﹐我嘗試用科學方法﹐論證神係存在的﹐聖經D事真係發生果﹐咪可以叫「基督科學」﹖

    離題﹐你說得對﹐我的問題就是「重點太多」﹐我都發現﹐我時常想用一篇文講好多好多論點….

    • 文少
      你所謂”班友成日主張政府減少干預的﹐例如學券制﹐例如負入息稅﹐例如住屋津貼取代公屋﹐例如醫療券﹐例如反對復建居屋﹐例如要求聯繫匯率脫勾﹐例如開放公用事業﹐例如取消利潤下限”

      這”班友”指的是哪班友?包括許寶強嗎?
      你這裡好像搞錯了點東西


    • 這裡的「班友」﹐是指芝加哥學派的信徒。上一段是明確寫明「人家古典自由主義和新自由主義」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