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6—-文少的欠缺

「請直擊要害」!文少說,又是一句令人哭笑不得的話。

因為文少,和農夫一樣,都是沒有要害的。(笑)

說真的,這裡真的很想說,這句話或者說明了,文少似乎「筆戰」/「階級鬥爭」思維太上腦了……又或者,證明了文少真的冇RAM去處理不同的訊息了!

筆戰冇錯是好玩,但有時也要看對手和心態,不對的話就往往不歡而散敗壞心情,更多的時候,筆戰絕對是很冇建設性、很低B、很乏味的事,因為,很多時候,一有筆戰心態,往往就會把對方的話以至對方提出的資料,一律作相反詮釋—-強制性的!

你譬如說文少評練乙錚就是了,其實我介紹文少看練,就是想告訴他,這就是練乙錚了(笑)!擺事實,講道理,清楚表明立場之餘,又會令你不同意都看得很舒服,同時可以避免不必要的筆戰!(爆)!

OOPS, 文少可能要爆了,因為,他看練看得很不舒服,雖然練根本就不支持最低工資!

老實說,文少是一個”歷史觀念很重”(筆戰解碼為:老土)的人,什麼階級鬥爭,什麼歷史唯物史觀,只有他當一回事,現實中有嗎?據我看,連共產黨都不玩,人家現在玩的是「滴蜡」(誤),OOPS,是「吸納」才對!

文少喜歡歷史、有料講歷史,我是真心佩服的,但他的歷史好像用得總是不得其所….以至於令人哭笑不得!譬如我問他現實有誰”階級鬥爭”,他突然又和我說歷史:

說起工聯會﹐他是傳統的左派工會來的﹐以前倒是很喜歡拿階級鬥爭來說事
而民建聯本來也是反對最低工資的﹐當時還身兼DAB中委的嫻姐﹐在04年選立法會時鬧民建聯﹐而比李華明笑佢格分裂﹐最後﹐搞到工聯會同民建聯分家。
至於職工盟﹐李卓人的個人資料就很有左味﹐你可以查來看看。

我看過以前文少寫中國通史,寫”歐洲左翼理論發展史”,實在是令人驚嘆的,那胸襟那氣魄那手筆!不過現在我倒是隱隱有點覺得不妥,文少好像總是缺了些什麼似的!

別想歪啦——文少缺的不是”重點”,他的問題就是”重點太多”….

恕我大膽直言,我認為文少缺乏的,是那一種喜歡讀歷史、講歷史的人的那種「通達」,通達是一種包含很廣的境界很高的修養,我們先不要說到悲天憫人那麼遠大,但一般來說,”歷史通”一般都比較世事洞明、人情練達,而且一般都比較幽默靈活,不會一根筋,不會死牛一邊頸,不會太執著。

風趣幽默講道理,文少大概是做得到的,但至於「通達」,即使是去除了道德意味,文少好像還是欠了點什麼。

當然,這只是我一廂情願的要求,文少倒沒說過他讀歷史就是要追求「通達」的!

但問題真的是,文少的「歷史」,到底是為什麼而讀的呢?

12 thoughts on “最低工資6—-文少的欠缺

  1. 我叫你直擊要害﹐是因為我覺得你習慣拿些旁枝做文章﹐所以我希望你集中核心主旨進行討論。
    至於所謂筆戰思維﹐不如這樣說﹐每一個人有一種寫作風格﹐我的寫作風格﹐就是這般戰鬥格﹐而這種寫作風格並不能反映我實際的心理狀態。不撩交哎的﹑不看到人扯火的﹐就不是文少了。(笑)
    同埋呢﹐我只是認真少少同你傾而已。如果我是同你嘈﹐情況應該不是這樣了﹐會凶狠好多才是(大笑)

    至於所謂階級觀念﹐我個人是沒階級觀念的﹐我也從沒在員工面前擺老闆款(大佬款可能多一點﹐笑)
    可是現在控制著傳媒話語權的那些工運分子﹐在鼓吹他們的那些左翼言論時﹐給了我一種感覺﹐就是他們在挑撥階級矛盾﹑仇視生意人。
    因為對工運同社福界分子來說﹐最低工資只是突破口而已﹐是赤化的開始。他們的最終目的﹐是要將外國一整套福利主義政策搬過來﹐撤底推翻行了百多年的港式資本主義。
    又﹐其實你和我寫blog﹐既然用了筆名﹐本來就是打發時間﹐沒甚麼實質意義的。
    要有意義的﹐像我同行的老闆一樣﹐接受傳媒訪問﹐或者埋堆認識些商界或政界中人﹐會來得更有意義。
    可是﹐我只是轉撈正行的公仔佬﹐我只想賺錢﹐之後吃喝玩樂﹐無乜鴻圖大志
    要做這些的﹐由Lyon做好了﹐反正現在他這個肥佬也算半個老闆﹐在行內幾出名(大笑)

    再說回最低工資的爭論﹐撇除我個人利益得失不論﹐其實反對聲音之所以這麼大﹐不是純粹意識形態的差異﹐而是支持者的整個論述﹐只是一味從宏觀經濟的角度去談問題﹐沒照顧資方實質經濟問題﹐也忽視資方提出的宏觀經濟影響﹐亦從沒打算遊說資方支持﹔只懂一味的祭出道德神器醜化生意人。
    其實只要冷靜想一想﹐不用甚麼艱深的經濟學理論支持﹐你也能預料生意人怎樣應付最低工資所帶來的成本上漲壓力﹐也有些人已在做。
    現在最重要的﹐不是拿那些大義名份壓我們﹐或者話我們剝削無良吸血鬼走法律罅﹐因為不論支持者怎鬧﹐我們要炒人cut飯鐘取消勤工獎﹐全部都合法﹐從實際上是吹我們唔脹的。因為不論你拿甚麼社會公義仁義道德來壓生意人﹐或叫我們想開一點﹐都是廢的﹐員工去留權一直在我手。而且﹐當政府決定以時薪方式立法一刻﹐一切都是意料之內。(外國早有十九萬個例子啦﹖)
    而那些反歧視法﹑不合理解僱法﹐以為可以逼生意人就範﹐也是廢的﹐因為你有張良計啊!
    這些東西﹐連呂明樂這個師奶寫文時也想得到的﹐那班工會佬就想不到﹖
    還是那些工會佬才是滿腦子鬥爭思維﹐沒打算討好我們﹖
    由始至終﹐他們應該做的是﹐不是批鬥﹐而想想怎樣達致雙贏嘛﹖
    這點﹐由於我遲點會寫﹐就賣關子好了。(爆)

  2. //文少的「歷史」,到底是為什麼而讀的呢?//
    呀﹐這個「讀」字﹐應用叫「睇」好一點﹐正如我唔讀電視﹐只睇電視(笑)
    又﹐我為甚麼睇歷史﹐又正如你為甚麼睇電視﹐為甚麼上網一樣。
    我反而好奇怪﹐點解歷史就要讀﹐講歷史就要「通達」﹐就正如點解講佛經就要無火呢﹖
    一切都只是所知障而已。

    • 你唔係睇喎
      見你好認真下架喎
      抑話你想講你係咁椅都咁勁呀?
      話時話
      文少你對孫中山有何評價?

    • 有認真呀﹖咁都叫認真﹐黃仁宇錢穆費正清果堆﹐叫咩呀﹖(講起來﹐全部未睇過﹐汗)
      至於孫中山﹐當然係雙花紅棍﹑鐵拳無敵啦!!連台灣近來搞果套CG動畫﹐都話孫中山識武功ga﹐勁到呢~~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