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3

關於最低工資,好耐前看過篇文章,令我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令我覺得:不用拗了,就這樣就對了。

於是從此我便堅定地支持起最低工資起來,以致於我在這個題目上已經完全停止了思考。

但有趣的是,我現在已記不起當時讀過什麼!所以,我很想和文少分享,希望可以紓緩一下他的痛楚,釋放他的心魔,可惜,我真的忘記了有什麼一說出來即令人當堂一醒的東西。

「最低工資歸根究柢,是一個道德問題,不是一個經濟問題」——-是這一句嗎?但這一句對於文少來說,肯定沒有什麼說服力,因為文少是孫悟空,對於「道德神器」十分驟忌!

而且,對於香港人這種「經濟動物」來說,訴諸”道德”明顯是沒有多大說服力的!

所以,或許還是需要慢慢來!

文少作為一個可敬的受害者,提供了很多寶貴的意見。你看他說

“我只是在發牢騷而已﹐是你把那些牢騷太當作一回事”

原來文少只是發牢騷而已!這無疑是一個開心大發現!

的確,中國人的問題可能不是太多牢騷,而是太多對牢騷的恐懼和不滿!須知道,有人說,這是我們中國人欠缺民主基本素質的表現。

據我的觀察,最低工資本來是一件多年爭取終於落實的喜事,但一實施起來,就有很多新聞說這混亂那混帳,簡單點說,很多「牢騷」,本來小老闆們發發牢騷以至於像大家樂那種出來呻吟的,對於我們來說,實在是沒有什麼所謂的,偏偏有些好心的老百姓就會很當一回事,於是就真心地認為政府真是做壞事了,一鍋泡了………

一般利益不相干的人,為什麼也熱切地反對最低工資呢?因為……一個字…….亂,或二個字:怕亂!一有些雜音、批評、牢騷,他們就覺得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文少呀,我是誓死捍衛你發牢騷的權利的,你盡管發吧!

8 thoughts on “最低工資3

  1. 見你呢鑊咁認真﹐我又認真少少啦
    古往今來﹐所謂道德神器﹐只是用來幫自己作個大義名份﹐好讓自己出師有名
    所謂最低工資問題﹐我很早以前已經說過
    支持者和反對者是沒分別的﹐大家都只是在維護自己的既得利益罷了
    這個世界是成王敗寇的﹐支持者成功逼政府立法﹐又奪取了話語權﹐作為反對者和受害者的我﹐不論寫的東西如何在理﹐即使最低工資真是有我所說的那些問題﹐也只是牢騷﹐改變不了大局
    正如最低工資即使真是一個多數暴政﹐但我作為個體﹐是無法子對抗這股潮流的

    我唯一能夠改變的﹐就是在現存建制下﹐改變本來的經營方針﹐正如其他老闆一樣。
    當正行比政府搞到無得搞﹐我可以拎D錢去買樓放租﹐拎去炒股票﹐甚至可以索性拎返D錢去撈偏的(笑)

    我只是在發牢騷之餘﹐順道話比大家知﹐最低工資係得啖笑
    由從我做生意的過程中﹐推斷社會因此會推高失業率﹑有倒閉潮﹑同刺激通脹

    如果最後會否係咁﹖
    唔係咪好囉﹐係咪有人無得撈﹐又搞到全港打工仔人工一齊縮水囉
    實情係﹐關我乜事咩﹖

      • 嗯﹐我當然要認真啦﹖
        那些民族性的討論﹐就真係唔需要太認真﹐因為呢類9up﹐大家嘈完一輪就算﹐斷唔會影響地球運作﹐亦唔會真正影響到甚麼民族命運﹐更唔會令中華民族出現乜叉偉大復興
        但我談最低工資時﹐是以生意的角度出發的﹐他是確確實實的影響著我的生意啊﹖
        單以請一個最普通的店員來講﹐成本已上漲2880元﹐而我是24小時營業的﹐要請兩更人﹐就等同5760元﹐而我還不是得一間鋪請兩個人呀!
        加盟店和特許經營的不關我的事﹐單是旗下分店﹐店員減到一店只請兩個﹐是說著每月接近十萬的成本上漲﹐當中還未因為最低工資而搞到其他職級的員工要加薪…
        而我公司﹐雖說是網吧業龍頭﹐但從經濟規模來說﹐只算是一個中企級公司﹐成本上漲是接近十萬
        問題回來了﹐最低工資搞到我成本上漲了﹐對我究竟有甚麼好處呢﹖還是無啦啦要我貼錢出來﹖

        你講最低工資﹐可能只是吹水求爽歪歪
        至於那個許寶強﹐他是靠納稅人養著的所謂叫獸﹐他係報紙瞎吹完﹐做完文抄公仲可以賺稿費。
        你地吹出的所謂公義﹐是要我來埋單的!我先係實牙實齒為最低工資付出代價果個呀
        認真﹐梗係認真啦﹖
        如果政府立條法例出來﹐之後就可以抄你家﹐睇下你認唔認真呀﹖(笑)

  2. 文少
    沒想到你的生意原來挺大的呢
    其實有個說法是
    人工只是小部份—比較起租金來說…….
    譬如說
    你現在因為最低工資的成本上漲是佔多少%呢?
    比較起租金比例又好何?
    你應該知道”地產霸權”是在最低工資討論中有”參與”的….
    不知你怎看呢?

    • 鋪租和燈油火蠟的問題﹐之前在《最低工資有乜實用》說了﹐不贅
      又﹐拿所謂地產霸權﹑財閥和連鎖集團來說事﹐是蠻弔詭的
      因為﹐最低工資的結果﹐是變相對大財團有利的。
      以飲食業來說﹐不少茶餐廳其實是個體戶﹐但同時也有國際和本地連鎖快餐店。
      基於規模不同﹐兩者對人力成本上漲的承擔能力﹐是不對等的
      故此﹐最低工資對個體戶減少的利潤率﹐可能令他吃不消﹐結果是做不下去
      最後﹐中小企做唔住騰出來的市場佔有率﹐好有可能給了國際和本地連鎖快餐店。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