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2

據我所見,文少是香港反最低工資反得最義無反顧最死而後生的人,我初時以為以文少的豪氣,區區28蚊只是濕濕碎而已,不過看著看著,我只能承認「屁股指揮腦袋」的強大支配力,連文少也不能例外。

當然,我也不是反對文少抱怨,他是直接受害者,他反映了某個利益受損的階級的心態和反應,我們是必須尊重以及應該去了解的。只是,以文少的天真和可愛,我們不免替他感到可惜就是了——-他好像一個人把所有反最低工資的全部責任都全扛在肩上了—–你想想看,這是多麼吃力的事呀?

但文少還說要插夠一百個回合,唉,真是其志可哀,其情可憫了!

許寶強的文章,一出來就被人狂插,這倒是令我有點意外。在最低工資這個問題上面,我們再一次看到在中國人當中,理性而有成果的討論是多麼的難!

請問文少和神洲兄,你們的談判是否已經達成了共識?

我特別喜歡許寶強文章最後一段:

晚近的人類學研究,逐漸強調估值方式的重要性,認為人(或工作活動)和物的價值,並非是由交換的系統(如市場)決定,而是透過不同社群的介入、商談、爭奪的過程,才決定或改變了人和物的生命歷程和存在價值。因此,正如格羅斯堡引述另一位學者(Graeber)指出,政治的最終鬥爭,並不在於搶奪分配了多少(被主流社會 認)的價值,而是爭取重新定義什麼才是有「價值」的活動和事物(註2,頁160)。

或者,文少又會把這看作是「階級鬥爭」的舊調?

One thought on “最低工資2

  1. //區區28蚊只是濕濕碎而已//
    問題不是28蚊﹐而係政府無喇喇點解要比28蚊…
    ///他好像一個人把所有反最低工資的全部責任都全扛在肩上//
    我只是在發牢騷而已﹐是你把那些牢騷太當作一回事
    //文少又會把這看作是「階級鬥爭」的舊調//
    嗯﹐好似同階級鬥爭無關係。
    我唔在乎他們重新定義了什麼才是有「價值」的活動和事物
    我只是要求他們所說的所謂「價值」﹐有一個量化基準。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