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的笑話

>如果不是文少的推介,我是不會看梁文道講禁煙的幾篇文章的,文少這樣說:

他的高明之處﹐在於他的文章是談歷史加軼事﹐但立場盡在不言中。

結合文少的評語來看,這是挺有趣的。

梁的文章有幾篇,合起來應該和文少在文集裡看的差無幾的了。

http://commentshk.blogspot.com/2007/01/blog-post_25.html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0228891/
http://commentshk.blogspot.com/2007/01/blog-post_3787.html
http://commentshk.blogspot.com/2007/01/blog-post_25.html

文少看的應該是這一篇,也有人提出了一點批評:
http://notesbooks.wordpress.com/2010/04/16/%E6%A2%81%E6%96%87%E9%81%93%E4%B9%9F%E3%80%8C%E5%BC%B7%E8%A9%9E%E5%A5%AA%E7%90%86%E3%80%8D/

裡面列出一段引文,恰恰很可以說明問題:

看到如今聲勢浩大的禁煙熱潮,看見政壇諸公為人民健康著想的慈眉善目,我實在不能不想到納粹德國,也實在不能不想起希特勒。(頁288)

很多人喜歡梁文道就是因為他夠平實,娓娓道來,不炫學,不沈旭暉。正如文少所說:談歷史加軼事﹐但立場盡在不言中!


本來,談禁煙聯繫納粹來說,是沒有問題的—–如果是普通朋友私人吹水的話。在媒體來說就值得商榷。即使勉強要說也應分外小心。因為一提納粹,基本上可以說是什麼立場都說得一清二楚了,真箇是「盡在不言中」的!


在這裡,梁文道還要特別強調:實在不能不想到納粹德國,也實在不能不想起希特勒。


真的嗎?如果不提納粹,真的不能討論問題嗎?更值得留意的是,現在的禁煙和納粹禁煙兩者真的有什麼可比性嗎?


我實在不能不覺得,梁文道在這裡不夠誠實。納粹在這裡太具暗示性,太具煸動性,太具誤導性了。如果他真的希望認真公正地討論問題,絕對是應該避免用納粹來助談的。


你想想看,如果每個國家想搞奧運,我們就說:現在XX諸公想耗巨資搞奧運,我就實在不能不想到1936年的納粹德國,也實在不能不想起希特勒……..


請問這有多荒謬?


綜觀幾篇文章,梁文道真的是極力想坦白想公正,但看到底,我真的不能不覺得他有點…….矯情!


請感受以下一段的語氣:

不只是周局長的個人意見,這條法例的部分內容也很有這種家長風格,例如在大學範圍內全面禁煙就十分可議了。先莫論政府是否有權替大學決定他們的校園管理政策;縱觀全港9 所大學,幾乎每一所的面積都比一般康文署管理的公園要大,假如康文署轄下的公園都有吸煙區,為什麼大學不能有呢?難道一個教授或學生在中文大學的某個角落吸煙,就會影響全校師生嗎?莫非大學的地理構造就如此特別?說穿了,這項禁令的目的無非就是為了徹底實現「無煙校園」的口號。當「無煙校園」擴展到了主要以成人為主的大學裏,就不再是為了防止少年吸煙,也不僅是為了平衡煙民與非煙民的權益,而是一種視煙如仇的意識形態了。這不是家長心態,又是什麼呢?

幾個反問句之後,轉到”說穿了”那一下,我真的笑了!


還有另一段也挺逗的:

請勿誤會,我不是要主張「既然不下決心對付汽車,就更不應該針對吸煙」之類的幼稚園道理。正正相反,我們絕對應該控制二手煙,但是也要依循政策上原則一貫的邏輯,更認真地處理空氣污染的問題。而這點根本的公平原則,卻在有關禁煙的討論之中完全闕如,或許是因為大家都忙妖魔化煙民吧。

其實我覺得梁文道為了維持公正客觀講道理,真是搞得有點有點費力,兼……混亂。


請問你覺得這裡的”原則一貫邏輯”成立嗎?


梁的幾篇文章,最令我受益的實在是最後那一段:

當這種偏見走到極端,就會出現非常荒謬的現象了。上個世紀的90 年代,美國得州奧斯汀市有一名死囚的臨刑遺願是抽一根煙,因為自他入獄以來已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抽過煙了(很明顯那是一間無煙監獄)。但是當局還是拒絕了他的最後要求,理由是「吸煙對你有害」。

 在這種文少稱譽的「盡在不言中」的風格中,我獲得了一種不是意料之中的但卻合理至極的快樂。到底有幾荒謬呢?都不知幾好笑!

9 thoughts on “>梁文道的笑話

  1. >嗯﹐都知道引蛇出櫃﹐必有後著(笑)好彩阿叔我慧眼識新丁﹐一早講明﹕//相比底下﹐道長之前講禁煙﹐就道行高好多啦//當然﹐基於偏見﹐我一向認為自己插禁煙政策的幾篇文章﹐才是最好的(閃)

  2. >扯到納粹和希特拉何嘗又不是妖魔化推行/支持禁煙者?他讓我想起這個法則了:一. 高德溫法則(Godwin's Law)當初Godwin是這樣假設的:任何時候,當你把他人或他人的行為跟希特勒做比較對照時,你就」喪失了論據」。後來衍生成網絡版,定義如下: 在在線討論不斷變長的情況下,把用戶或其言行與納粹主義或希特勒類比的概率會趨於一(100%)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現象?你可以想像,討論中,一旦把帶有邪惡的納粹形象引入,不僅有侮辱對方的意思,還把討論引向主觀式的對錯判斷,而且比照的邏輯就是個謬論。當討論漸長,不耐煩的人也漸多,攻擊出現的概率倍漲。早期的Usenet,在討論中,如有一方糾纏到納粹問題,play "the Hitler card",即宣告話題結束。沒什麼好談了,論證變為主觀性了。http://ontheroad1986.blogbus.com/logs/56101500.html

  3. >咁又好似冇他的誠意還是值得肯定的不過他這篇文章最危險的地方可能不是令他的粉絲或者中學生理直氣壯地堅決反禁煙而是有可能令支持禁煙的人同情納粹/希特拉嘩,原來希特拉咁鬼健康咁有意志咁有魄力,請佢來做周一嶽就fit晒

  4. >嗯﹐乘機賣廣告話說我篇反禁煙小說2031﹐最後都有提到納粹禁煙的不過我又唔明﹐點解講禁煙就唔能夠提納粹﹖

  5. >我篇短篇小說﹐在blog內說開道長﹐之前又嘈開乜鬼民族性介紹呢篇野比你先~~http://commentshk.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23.html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