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們!哥們!

>

香港絕對看不到的風景就是,一個男人願意為他的朋友赴死──去勸他別自殺被扯下樓的慘劇不算!

這種鐵桿哥們的情誼以一種或明或暗的方式普遍存在於中國大陸,勉強算是”俠”文化的遺風。
儘管整件事都有不少可以懷疑和保留的地方,但看見左小祖咒一字一頓的表示,自己是楊佳,一板一眼的宣告,艾未未是他的朋友,真是看得人有點兒眼濕。
讓我們想一想,如果左小做了楊佳,韓寒還會自外嗎?韓寒也算進去了,徐靜蕾呢?徐靜蕾之後,王朔還不玩嗎?王朔玩,馮小剛又玩……………又有錢又有人,搵人做孫文—-鐵定是姜文,到時子彈一飛,發哥呀霆鋒呀甄子丹啦……………百年一夢又革命,建國大業齊齊來…….
—————————————————–

誰不愛艾未未?我與老艾之二三事

2011年4月26日 文/左小祖咒

【明報專訊】他在中國是屈指可數的、值得我欽佩的一個擁有政治家頭腦的藝術家,無論如何,我們姑且不談他的政治觀念如何,艾未未的人格和勇氣在今天無人可比。在這件事上,他的很多名人朋友們,或者是曾經得到過他幫助的絕大部分人至今仍然沒敢放一個屁,怕在這個土地上不好混。所以由此可以推斷艾未未事件將是一個分水嶺,在以後的5或10年之中敢說真話的人將會更少。

艾未未先生和我認識至今有18年,那時我還不到25歲,他也剛剛過了35歲,我在北京東村,他剛從紐約東村回來。這18年之間我們不是那種斷斷續續的交往,是平均每個月都要見上次把吃頓飯吹吹牛的那種關係,在一起經常相互取笑對方:怎麼交了你這麼一個酒肉朋友?艾最大的特長就是好吃無度,不是在藝術上。一切油炸的、紅燒肉、醬肘子、甜品是至愛,如果巧克力就更好了。反正他現在被關進去了,估計是一時半會兒出不來了,我就落井下石吧。至於吃,即便這些年他得了三高之後我也沒有見他少吃過。我們之間的感情全在食物依賴於食物的基礎上,是很人性的一種,在這種特殊時期講人性可是個技巧呢!

雖然我們相差十來歲,可是我們還有一個相同的重要經歷:他幼年隨被打倒的父親艾青在新疆石河子流放,受盡那種嫦娥奔月式的對食物依戀的痛苦;我呢,小的時候由於家境原因父母把我送到蘇北鄉下的外祖父家讀書,聊起來跟他的情一樣,比如早上起來的時候鼻孔裏都是黑黑的,因為前天晚上煤油燈熏的。

他是好心人,但有時也很刻薄

艾未未是個看不慣底層老百姓受到不公待遇的主兒,早年他在美國的12年也是這樣,拍了很多美國政府的不靠譜照片到處發表,製作成其他形式的東西在紐約街頭亂貼,他跟紐約街頭的黑人很熟,跟艾倫‧金斯伯格(Allen Ginsberg)這些詩人們都有私交,經常和這些主兒在一起嚎叫墮落的美國之類。前年他在北京辦了攝影個展,看到了很多他在美國拍的血不拉碴的衝突照片,也有他的朋友們姜文、馮小剛、陳凱歌、譚盾等在紐約苦悶掙扎兼性慾旺盛的照片。他跟我說過他在美國的很多亂七八糟好玩兒的事。可見艾未未即便不在中國他也是這樣,搞得政府頭疼。他是個好心人,但有時也很刻薄,真正能接受他的調侃式聊天的人很少,有些人跟他在一起只能苦笑,因為他的玩笑實在讓你無從接招,尤其在他出大名之後,很多需要他的人只能忍,同時在這個時期由於他的口沒遮攔也得罪了當局者。他也調侃過我寫了一大推鬼哭狼嚎的歌,說:那能算音樂嗎?搖滾歌手都是腦殘,崔健不行,你也好不到哪裏去,整天就想泡妞兒、喝酒、打架,咋不去打警察啊?他喜歡楊佳,不是說警察打了楊佳的雞雞,主要是楊佳後來殺了幾個警察。這樣說我不是繞法子建議中國政府釋放艾未未。同理,政府也可同樣不費吹灰之力地搞臭他,再把他揣出來,比關強多了。關得愈久艾未未的歷史地位會更高,你們可千萬不能上艾未未的當啊!反過來再說:你們抓他幹嘛?!

政治是嚴肅的,這是我一直不喜歡政治的原因,如果政客懂幽默他是不會抓他,他們也是開不得玩笑的。胡錦濤主席和溫總理這兩位同志還是不錯的嘛,人民不能像要求耶穌那樣要求執政黨,他們畢竟不是上帝。尤其這些年,中國政府像一個二奶一樣對於艾未未這樣的人付出了巨大的忍受,雖然我是老艾的朋友,或者有人認為我不地道,剛落井下石現在又來悶倒驢,我認為艾未未同志有點過分的,中國政府才最應該值得同情可憐啊。你艾未未何必呢?再說中國從上到下都是個爛攤子,造假是主業,各個產業鏈之間沒有誠信良心可講,現在有幾件東西吃得放心?百姓被奴慣了,不懂民主,所以也不能民主的,在追求公平的道路上搞大了,自然就會上癮,上癮就會逞能,逞能政府就看不下去,這是必然的。

人不要相信你聽說過的事兒。但是有一件事中國政府極其做得不好,這件事切實地發生在艾未未身上,我在現場,2009年8月12日艾未未在成都安逸158旅館被警察打的事兒,我作為小弟陪同他去成都,到了首都機場我才知道我們這次不是出去喝酒,而是給一個叫譚作人的人作證,譚作人是調查5‧12地震中死去學生名單的調查者。當日子夜艾在成都旅館被包圍被打。通常艾出門喜歡叫上我,一個是我能照顧他,二是和他能玩到一塊兒。事後艾在慕尼黑個展前在醫院裏做的腦部手術。在此之前和之後成都警方一直沒有承認他們打了艾,賴帳是無恥的。如果這件事發生在一個普通公民身上就不一樣了。艾很少跟我提這件事兒,但我知道這件事對他影響很大。這是我認為艾和政府的「近代史」的個人結怨之一。

「在監獄裏 我是不會自殺的」

他知道我不喜歡政治,也不喜歡討論政治,同時他也知道我是另一個楊佳,如果誰招了我,我一定會給他一個說法,如果他對不起我的朋友,我也一定會給他一個說法。艾未未是我真正的朋友。

在他被捕的前3天,領我去看了他早已給自己買好的墓地,並指不遠處的秦城監獄跟我說:在監獄裏,我是不會自殺的。

3 thoughts on “>哥們!哥們!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