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中國人的溝通問題2

>以下由身在美國的王博士帶我地跳出香港,睇下美國人的溝通問題:

鏡頭所見,美國人的確存在種族宗教政治等等問題,但肉眼所見,他們的溝通似乎並沒有出現太過粗暴激烈的情況,因為他們全部都操英語,而口音並未嚴重得阻礙理解,因此無須動用肢體動作幫助表達意見。

好喇,返番泥香港,等我地最具代表性的名嘴帶我們了解一下中國人溝通的難度:

香港最高的言辯水平,有眼你睇,不過未睇得晒,還有擲香蕉,用國語等等招數,無須詳列了。

王博士,王博士,收唔收到?收唔收到?同我地講下你果邊有乜發展?我依邊好似話有個書生絕望到話想捨身搞暴動喎,你個邊情況有冇咁嚴重先?

8 thoughts on “>論中國人的溝通問題2

  1. >我一直有留意香港的時事,你貼的短片我都看過了。我只是想講外國人也有溝通問題,沒有說他們欠缺溝通時的表達方式跟你見過的中國人的表達方式一模一樣。還有,外國人有很多種,可能一些墨西哥人或印度人的表達方式也會令你看不過眼。可惜我的所謂國際視野只限於歐美,又無時間研究,只可以說「可能」,無辦法舉實例了。

  2. >哈哈等我有時間發掘一些你未看過的先不過聽博士你這麼說,大概也不會幫中國人出頭申冤的了:)至於墨西哥印度人嘛,一般都不會令我看不過眼,相反多數令我挺開心。簡單點說,這些人的問題對我們來說,全都不構成問題。不過香港倒真是有南亞人的問題,但尚未獲得太多關注。

  3. >我覺得可能中國有歷史以來一直都是崇尚「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這樣的民族性,打贏的就是皇帝,共產黨的天下也是所謂「槍桿子裡面出政權」來的,沒有什麼法律可依可靠,只有勝利者的「王法」,所以社會上也要靠惡靠大聲或會得到更多着數,「陰聲細氣」多數會被人看不起,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說話要夠大聲,要夠中氣,才被認為是「好漢」,否則細聲細氣,絕對有可能會有理也說不清。

  4. >神洲兄,再這樣下去,我相信你可以把所有中國人的民族性問題扣連到「溝通問題」這個節骨眼上,那真是名副其實的G點中的G點呀!

  5. >點解咁講呢博士?我唔係博士泥架喎,唔會博士相輕架其實大學教育帶給我可數的"改變"就是對學院中人多了點尊敬

  6. >因為我認識的無料博士實再太多,於是變得過份敏感,怕別人也把我歸作他們一類。你的文筆調侃味十足,稱呼我為博士時,自然而然令我覺得不自然。

  7. >oh兄,其實我覺得我和文少的討論並非純係「溝通問題」,因為文少曾經明言:「我唔係唔明你講乜﹐但我由頭到尾講緊另一回事。」至於文少為何要刻意「由頭到尾講緊另一回事」,或者文少本人才最清楚。而這似乎是一種態度的問題。民族性相信與該個民族的歷史和傳統文化有密切的關係,至於何謂中華民族的G點,或者也是一個有趣的問題:)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