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少的地獄

>一人有G點,四海共高潮,曾蔭權話齋:同你玩鋪勁既!

話說文少為了刺激國人的G點,好讓人人高潮,不惜以身犯險,四處樹敵,本人當然不算了,因為我十分欣賞他那種我不入地獄誰不入地獄的胸懷。

當中最為認真的討論者可能算是神洲兄,初時氣氛好像還好,但好像越說越火,神洲兄還發英雄帖,叫我玩埋一份。嘻,我最喜歡看人筆戰,叫我調停說理自問沒有本事,叫我挑邊站嗎,我又最討厭拉幫結派,所以嘛…….我都是說我自己喜歡說的算了。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中國人有一個嚴重的問題:溝通問題。有時我們會很奇怪,即使兩個思想極開明的人都極容易狗咬狗骨有理說不清,即使受過良好教育,學富五車,遊歷極廣,都很難看到”良好的溝通”,最常見的是情況是各自表述,互相老吹。這個觀察可以從我們的訪談節目中的情況得到印證。這個溝通困難問題和個人/個體/個性問題又互為表裏,但這個按下不表。

為什麼中國人溝通這麼困難?從神洲兄和文少的CASE來看,個人認為是因為大家缺少了一個共同的目標。

如果大家不談那麼多前提後置常識直觀,有碗話碗有碟話碟,我相信神洲和文少的分歧應該沒去到鳴鼓而攻的地步。你好比說,直接問文少:到底有沒有民族性這回事?有,搞掂,食碗麵。

9 thoughts on “>文少的地獄

  1. >原來有人都有相同既感覺…..起一個題目「男人是甚麼」,然後寫左幾千字,睇晒之後,都係唔知佢想講「男人係乜野」,完全搵唔到答案….妖!十足十老細開會,講完一大舊野,都唔知講乜~你可以話我理解能力低既,但我又話你講野鍾意兜大圈咯

  2. >//我都覺得中國人有一個嚴重的問題:溝通問題。有時我們會很奇怪,即使兩個思想極開明的人都極容易狗咬狗骨有理說不清//- 不只中國人,外國人也如此的(至少我認識的很多外國人是如此)。

  3. >中國人(特別是大陸人)不少人說話的禮貌極差(與英語一般說話禮貌相比),不時見到中國移民的第二代在英美國家讀書的小孩對其父母所帶有的大陸式的說話方式和禮貌都極為反感。文少的說話方式也甚有「大陸味」,與一般人比較不同,因此也不時見到有些網友也用「文少方式」與以回敬。個人認為文少是一位頗喜歡用「歪理」來詭辯的人,而本人則對具「挑戰性」的詭辯也有興趣,用作一種分析練習也不是壞事。

  4. >//我都覺得中國人有一個嚴重的問題:溝通問題。有時我們會很奇怪,即使兩個思想極開明的人都極容易狗咬狗骨有理說不清//一旦將個人自尊及自信押在意見是否得到認同之上,就任何時候都會以死相搏,拗個你死我活。

  5. >可能也並不是如你所說「直接問文少:到底有沒有民族性這回事?有,搞掂,食碗麵。」這麼簡單吧,似乎文少對民族性並不認同,否則他就無需要寫幾篇文去堅持他的「量詞」了。

  6. >請看文少自己如何說:http://jonathan_sky.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2939965「如果真的存在民族性的話﹐你之前寫的一大篇甚麼民主適不適合中國之類的東西﹐用血統論解釋就得了~~(大笑)」「而你講的所謂民族性﹐其實係一個國家的文化特性﹐跟你是哪個民族一點關係都沒有。」「所謂中國人民族性﹐從何談起﹖」「偏偏有D人﹐明明係講自己的感性認知﹐就硬要整D term出來﹐話係民族性呀﹑DNA出錯呀…總之就同以前有個成日叫人納稅果個納稅黨﹐大叫“日耳曼人係純種阿利安人後裔”無多大差別。」…..文少還有很多類似的說法,因此相信文少對民族性是持否認態度的。

  7. >文少對於概念的認真和執著我是知道的我相信對於喜歡思辯的神洲兄來說他絕對是一個良伴我倒是相信他不會否定民族性因為……..哈哈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