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日本地震論

>

之前汶川大地震有所謂的「天遣論」,於是我們很好奇當日本地震的時候,「天遣論者」會有什麼想法。結果其實也很易猜。以李怡為例,就有災難見證文明的新論

日本大地震有的是守望相助。沒有豆腐渣學校,沒有死亡數字的隱瞞,沒有新聞封鎖,沒有總理的眼淚,沒有文人歌頌「黨疼國愛」,沒有志願者被起訴判刑。災難,也見證文明。

其實我也同意日本種種好處,不過如果災難見證文明是真理,其實你在中國也可以找到證明。


只不過大家都更願意在日本身上去找而已。


另一方面,網上也的確有幸災樂禍的,亦真有「天遣論」的,不過,這時候反駁的人就人多勢眾,而且輕易得根本不用思考–你係咪人泥架?………….


根據李怡的專欄文章,原來還有人開party的:

日本大地震,大陸人的反應是災難之外的另一奇觀。百度網上有人寫出「熱烈慶祝日本大地震」這樣的話,也有人從日本人的守望相助中悟出文明;有人為中國地震辯護,說雲南地震時災民也很有秩序。不過,下面這段網絡留言仍不可思議:「今天學生會組織了一個日本地震慶賀 party,我勸阻,結果被打了。在 party現場,我說停止這種無聊的舉動,做人不能這麼狠毒。「結果就被三個男的一腳踢過來,說我漢奸,還說讓我小心點,下次在飯堂看我一次打我一次。我現在都怕了怎麼辦?唉早知不該多事,後悔了。」不知是什麼學校。但既然是學生會組織的活動,就有一定的代表性。對這段留言的反應也讓人感嘆:「竟然還讓你活着。」「樓主還好嗎?你要小心啊,這年頭憤青特多。」「你在一個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發表了一個錯誤的言論。」「他們慶祝關你屁事,我也光榮,哈哈。」「沒叫你小日本嗎?」「樓主你趕緊去日本獻身吧,咋就沒揍死你呢?」「樓主勸你把身板練的結實點後再做漢奸吧。」「打的太好了,打的就是你這種頭腦不清的,好人壞人分不清了!」「叛不叛國可以先放一邊,我就問你一句話:你有什麼權力去管別人?你是校長?你是老師?還是你是願意找打?」也有還算稍合理的反應:「有點時間搞慶祝,還不如去給(雲南地震的)盈江做志願者去。」

不過據我看,李怡這個人真是有點老糊塗,他很可能鬧了點把惡作劇當真的笑話!一般的讀者又信到十足以為真是有這個party,那就真是多得李怡唔少!


你看李怡寫什麼:不知是什麼學校。但既然是學生會組織的活動,就有一定的代表性。


真是令人想兜頭將他拍醒!


陶傑也有「日本研究」:

在劣幣驅逐良幣的當世,日本文化居良幣之首。這個國家不幸逢難,意義是不一般的,在舉世的愚庸、茍且、粗糙裏,凡精緻而嚴謹的,都應受鼓勵,日本的地震,是普世之痛。

當然,都是借機揚彼抑此,要讚頌日本的,大家都不缺詞,只不過聽著”日本的地震,是普世之痛”這樣的話,如終有點令人不舒服。


中國的地震就不是普世之痛?

好吧,狂牛闖進瓷器店和狂牛闖進牛場,的確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觀感。但是,我又想到,如果文化超越國界,日本的文化,日本的強大,據說正正在於它強大的國族認同—-和「普世」恰恰南轅北轍。

我忘了是不是有人曾經這樣說過,日本人的傷痛,是不和人分享的。

是的,這也是一種讚頌。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