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林夕論〈六月飛霜〉

>既然又說開林夕,doug兄你不妨先重溫我的幾篇文章
論林夕–兼懷林振強
林夕真是發緊夢

其實好幾年前,林夕就己經在一個訪問中說什麼”現在發覺寫詞最緊要簡單”,那時我大叫:乜你宜家先知呀林夕?

唉!沒想到,兜兜轉之後,林夕始終還只能是老樣子,這是特點是風格,也是缺憾,不過,市場上沒有代替品,他就永不會過時。

說到這裡,必須清楚指出,林夕沒有「寫簡單」的能力,即是黃霑或者林振強的那種童心、爽快、直接、誠摯。

林夕詞最大的缺憾在於他語句歧繁、道理蕪漫、情感病態,老實說,每次我看他做訪問都挺不喜歡看他的樣子,但這是因為我不喜歡他的詞的結果。

基本上,我斷定林夕不可能再寫好詞本不是出於對他能力的否定,而是因為因為他的態度他的心態,不過即使直接點說乾塘其實也絕無不可。

說回那首〈六月飛霜〉,雖然也有一貫林夕令人不喜的元素,不過個人認為比起〈櫻吹雪〉來,要欣賞起來並沒有那麼拉牛上樹,因為前者的”主題”比較統一,”含義”也較能引人共鳴,有真實性,而最重要的是,〈六月飛霜〉沒有了〈櫻吹雪〉那種(偽)”中國風”的野心,看起來沒有那麼礙眼!

如果你的中文真的不那麼好,我可以直接點明:撇開了假扮中國風的要求,林夕寫起來無疑較為得心應手,不過請留意一下,這首詞很多地方也突顯了即使是”白話文”,林夕寫來也頗為吃力不討好。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