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名校女生

>最近有兩個名校女生很受關注,美其名就探討名校文化、直資問題,實際更接近是晒命、懷舊以至於閒話八卦。

老實說,我一看她們是記者我就知道她們沒料到了,因為…….如果她們有料,早就去了商台做DJ啦!!你說對不對?哈哈…..

兩個女記者的署名都很有意思,一個叫”蘆葦”,一個叫”可名”,蘆葦”可能是出自”人是會思考的”蘆葦”,姿態是比較謙虛點的,至少也比較自然,”可名”就有點高深莫測無可名狀,是出自”名可名非常名”嗎?總之就有點整古做怪裝模作樣啦!


“蘆葦”小姐的文章雖然也有浪費紙張之嫌,但畢竟成功引起了不少討論,而”可名”那一篇回應就的確是災難,禍枣災梨事小呀,令香港所謂的貴族名校掉臉事大呀!


不過兩位女生雖然很明顯都很PROUD OF 自己的出身,但不知為什麼都沒直接透露那所謂名校的名字,喂,”逾百年歷史的女校,人稱「老牌名校」、「貴族學校」”,老奉要識你架?是不是不認識就代表了沒常識應該自我檢討呢?


老實說,雖然有點無謂,但你看不起人家真光的同時,人家又不可以看你不起麼?你們這些所謂百年名校有沒有想過一些BAND 5的學生會看不起你們呢?如果沒有,今天開始想想吧!或者不多,但一定不是沒有。尤其是中六轉校的一批,令人失望的就絕不罕見了!


就如”可名”那麼自信的,你看看網上的評語就真是令人心痛死了!

這裡令我感覺可笑的一是”名校”,一是”女生”,兩個人當然不是傻乎乎的SHOW OFF 自己出身,但她們所謂的反省或者分享個人覺得真是不值一哂,尤其是”可名”那種因為提到”名校”就覺得自己是一份子、於是很有資格發言的起勁兒,真的很有喜感!其實如果要探討教育、直資,有沒有讀過名校沒有任何重要性。就算要反駁”蘆葦”以偏概全,標籤有害,由你名校生說出也絕對不會比一個邏輯嚴謹、行文清通的任何一個人來得有說服力!

不過我懷疑這個星期天明報還會再接再厲,說不定又有不知那一位又是名校出身的家伙出來”分享””我在名校的日子”………如果有,我看很可能也是女生居多,因為譬如說名主播李臻同學就已經有自己的地盘說事了,而阿沈旭暉博士呢………..人家才沒那麼低水平呢,還拿這些”小學生操行獎”出來說????????????沈博士是誰呀真是?

周日話題﹕名校教了我什麼——女校生的反思

(明報)2010年12月5日 星期日 05:05
【明報專訊】直資名校被揭發一大堆混帳,那部古老幻燈片機就在我的腦袋開動不斷重播我的中學校園片段,晃眼已是十多年前的泛黃舊事。
我的母校,是港島區一家有逾百年歷史的女校,人稱「老牌名校」、「貴族學校」。我曾經為自己能夠入讀這樣的名校感到無比自豪,因為我們一班女生,既能說流利英語、又懂得吃西餐禮儀、亦能夠淡定自信於人前表現自己,根本唔將隔籬學校著旗袍紮孖辮的四眼妹放在眼內。
直至我做了記者,我才發現,所謂名校生獨有的自信、傲氣,還有世故、現實,跟那隻只懂呱呱叫的井底之蛙,沒太大分別。
八九六四    那年,我在鰂魚涌一間街坊中文小學讀小五。我是班長,自發貼了大堆剪報,發起同學手纏黑布。翌年六四1周年如是,我還記得我們和班主任一起哭。
1991年,我被派到那所名女校升中一,班主任比我更興奮,我卻戰戰兢兢。
我被編入全級最top的A班,噩夢開始——老師上課全講雞腸我聽唔明、英文堂默生字我無個寫得出、原校小學升上來的個個都已埋堆唔受我玩,和我一樣的外來生全班只有五六人,她們不是半唐番就是英文小學出身,來自中文小學的好像只我一個。
同窗:我唔想自己中文咁叻
中文堂,成為我的避難所,也是我唯一找回點點信心的課堂。可惜,我的同學都看不起中文,反而為自己中文成績遜於英文而感「自豪」。我很記得,中二那年我的同窗中文測驗全班最高分,她放學時卻苦瓜乾面口道﹕「我唔想自己中文咁叻,我要英文勁呀。」
不單我的同學,後過渡期年代的修女校長,也不將中文放在眼內。中三起我加入中文辯論隊,校方對我們的重視遠不及英文辯論,我的大師姐隊員都是高材生,閒談時笑道﹕「校長唔理我口地仲好,輸咗都無壓力。」據說,修女校長的臉孔在回歸後180度轉變,小師妹通風報訊,Sister近年經常強調要向北望學好普通話,轉直資後又花大筆錢裝修    搞個什麼孔子學堂,希望girls都要學好中國文化。
名校,就是如此現實。它貫輸的價值觀是七個字——識時務者為俊傑。不單校長,老師、同學,都很懂得做人——做一個成功的主流香港人,當然離不開一個錢字。
名校價值:識時務者為俊傑
我的同學,家住干德道司徒拔道,每天司機駕著勞斯萊斯定時定候接送。中二那年,富家女邀請我到她的大潭複式洋房,我到今天仍記得那個無敵大海景。那晚,我回到數百方呎的舊樓——我的家,感到前所未有的自卑。
同學雖然有錢,但她們不算show off——應該說,她們由開口講英文到言談間展現個人長處,是骨子裏自然流露的自信,外人覺得她們「寸」、「扮口野」,但那其實是她們是獨有的上流社會溝通方式、貴族間的溝通密碼。午飯鐘響,校園是中英夾雜的喧鬧、好動女生在球場打英式netball而非籃球羽毛球、貪靚的討論暑假去歐洲買什麼名牌。沒有人會談六四,也懶理香港回歸將至。
我當年自覺格格不入,這幾天我不停思考,這個年代獲獎學金的窮學生,入到直資學校後,可有當年我的自卑、孤單?
年輕的我用了半年時間,流了很多淚水、開了多晚通宵,就全程投入校園生活,學懂說美國    口音英文、不怕在堂上舉手答問題、在同學面前不再害羞,我學會了如何做個presentable的名校生。我的成績由包尾變成中等,更獲頒全年進步獎。我開始享受校園生活,和我的富家同學一起溫習看戲談天說笑。我享受自己被標籤成「A班精英」,有名人來校探訪,校長只會把他帶到我們A班;朗讀話劇跳舞我們A班都拿冠軍;老師最疼惜的又是我們A班。
勝王敗寇的遊戲規則
名校的遊戲規則是「精英制」,你入了A班、拎到獎,就是精英中的精英,如盛放牡丹成眾人焦點,其他班別的同學,只是你的綠葉。名校精英制,簡單來說是套用職場遊戲規則——勝者為王敗者為寇,職場的上位伎倆,名校生早在少年十五二十時就學懂——懂得識時務、懂看人眉頭眼額、懂把握機會表現自己長處。但少女含苞待放的天真純情,去了哪兒?年輕人對社會的熱血,為什麼丁點都不見?
中六那年,我被同學選了當Head Girl(雖然我不是會考狀元)。那年我18歲,成年了,看到所謂名校生、我的同學師妹,很多人雖然表面自信家境富裕,但其實心靈空虛,有的放學流連百貨公司不願回家、有的故意不穿整齊校服引人注意。我將我的發現告訴校長老師,希望他們多花時間關心同學,而非一味叫她們參加比賽幫學校拎獎。
結果我被大駡,更被視為最不聽話的Head Girl。
10多年了,如今,我不少中學同學都很有成就,有的是某某大公司主管、有的嫁了有錢人錦上添花。數月前,在婚宴重遇昔日的A班同學,她們說起自己的職業、老公、子女,當年班房裏的自信又再呈現,表現自己似乎是名校生的終身任務。
可是,我已不再是A班那個小薯仔,我不想再追隨A班大隊了。
離開名校投身記者工作後,我看到世界之大,不是只有干德道豪宅、生活也不是只有名牌拎獎、做人的價值也不是只懂得看人眉頭眼額。世界之大、胸襟之廣,是即使我們家住干德道,也知道香港有個地方叫深水埗有很多板間房;即使我們追逐名利,也關心世界大事懂得分辨是非黑白,而非趨炎附勢。
倒模生產典型香港人
教育的終極目標,是訓練每個人的獨立思考、批判思想。但名校在這方面做到幾多?名校最成功的,是它大批倒模生產一個個典型香港人——實際、精叻、識上位、識表現自己。但更深層的價值——真、善、美,名校又教了幾多?
這個每個名校生都應思考的問題。
後記
我不憎恨我的母校,畢竟它教曉我很多實際的。到今天我最好的朋友,都是和我背景類近的中學同學。雖然她們不讀報、不關心時事,但都有一顆溫柔的心。我預科時的中文老師是我最尊敬的人,也是我的死黨。
寫這篇文章,是希望香港人不要盲目貪慕名牌。所謂名校的教育理念,你作為家長是否認同?更重要的,是你希望學校教曉你的子女什麼?
而我最希望,香港出色的窮學生與富學生,都有平等機會入讀優質學校,這卻是我對直資概念的最大質疑。
文 蘆葦
—–

回應名校女生﹕名校又教了我什麼?

(明報)2010年12月12日 星期日 05:05
【明報專訊】編按﹕上期刊出蘆葦〈名校教了我什麼——女校生的反思〉一文,在網絡世界引來了巨大迴響,無數的likes/dislikes,編輯部亦收到一些回應文章,有來自前名校生,也有來自家長。本欄將陸續刊出一些有裨益於討論和認識直資制度以至於香港現行教育制度的文章,歡迎投稿。
時移世易,報紙看罷了就掉,有了互聯網和facebook,一篇「有趣」的文章就會不斷流傳。在新聞紙上看到蘆葦小姐疾書力數母校,最後得出「家長不要麻目追求名牌」的結論,起初也不以為然,但幾日來見FB上不斷有朋友讚好,亦有昔日同學簡單回應「黐線!」,才暗暗一驚,原來直資學校的糊塗帳,已被算到所有「(傳統)名校」的孩子頭上,FB一百幾十字,怎夠解釋?
據教育局網頁指出,直接資助計劃於91年9月開始實行。據《二○一○/一一學年直接資助學校名單》,現時全港一共有84間直資中、小學,「傳統名校」從來也沒有定義,但以筆者曾身在其中的認知,數來也不到10間,佔名單不多於12%。翻查資料,蘆葦小姐的港島區女校,亦是在2004年轉直資(請恕筆者用簡單邏輯計算她的年齡),89年讀小五的她,應該早已畢業了。先不說直資牽涉校政的監管與無王管責任誰屬,反正蘆葦小姐本人十多年前的經歷(怨氣?),其實與現時社會對直資學校討論,牽不上半點關係。而她以偏概全的得出所有「名校」(直資校?)名不副實、教育理念歪曲的結論,直指「名校最成功的,是它大批倒模生產一個個典型香港人——實際、精叻、識上位、識表現自己。但更深層的價值——真、善、美,名校又教了幾多?這是每個名校生都應思考的問題。」這等於我手執一件名牌次貨,就跟你說「質素很差,所以說名牌都是虛有其表!買就是白癡!」邏輯上,我說服不了自己。
是的,我也出身於「傳統女名校」,曾經歷中一派位    ,被派到九龍塘一所「貴族學校」讀書,現在亦是一名「八十後」記者,沒打算再做一個「名校」經驗分享,反正多加我一人,亦未能推論結果。不過又不得不承認,「名校」的確有「名校」的圈子,與記者一般接觸的「社會環境」,又的確很不同,但那一套所謂的「名校價值」,其實又源於教育制度本身。我們這群孩子,只不過是現時教育制度底下的成功者,因而享有更多選擇,成王敗寇的精英主義亦在「名校」圈內較為突顯出來。
溫室內的精英
無論是五級制還是三級制,Band 1就有資格選擇好學校。名校坐擁金漆招牌    ,收錄的孩子,說實在,資質有一定水平。小五的時候,媽媽問我想讀什麼中學,天真的我提出一簡單要求﹕不要旗袍校服和梳「小甜甜」辮子的學校。後來與母親說起,才知道她故意要把我放進一線學府,因為深知女兒性格,不論去到哪個環境,都是中流分子,混在「名校」內就不至於混得太差。
派位結果出來,我真的混了進去。跟直升中文中學的好同學說再見,踏入一個毫不熟悉的英文校園。由小型簡陋小學,走到山頭上有草地、有泳池的校園,中一的我常找不到課室,同學、師姐、老師會要求你改一個英文名,以後就是你的稱呼,Candy、Winnie平凡名字一級就有三、四個,就加一個姓氏﹕Candy Chan、Winnie Yip,你的中文名字除了在中史、中文、普通話課上,就從此消失。不過時間久了,你的英文名字亦會消失,Grace會變成龜龜、Joyce會變成豬屎,有如一個動物園一樣,一樣的低能,一樣的青春。
不過這些動物,在音樂、運動、朗誦等方面都各有成績,校內標青的,就鬥出校外,由C grade鬥到A grade,連cheer-group都不能輸陣。會考來臨,某校聲言以100個A為目標,好像好多,數一數自己學校一級200多人,一人拿一支火箭的話,已經是他們目標的一倍;大學拔尖計劃尖子會鬥,會考6A好勁嗎?也未必選到心儀科目!我大口氣?喂,這不是事實嗎?
沒有老師、學校的催谷,這些孩子就學會競爭,中學的一半時間就在考試競爭中找尋自己的出路,教育變得勢利。老師「廢」,我就大無私樣的走堂,或是坐在角落自行溫習休息,或告假養足精神,下午相會補習天王;老師「好」,全場養足精神全神貫注,下課後仍被學生圍繞。這種疑似大學的自由學習氣氛,中學早已實踐過,但從前的求學,只為求分數。
不然,我怎入大學?學習得苦,就看看娛樂版調劑一下,美國    攻打伊朗    阿富汗    ,跟我有什麼關係?深水埗的貧窮問題很嚴重?那是英文作文題目嗎?我要看看了。
學校都愛煞這些尖子,沒有他們,名校品牌就有損。教育制度亦很愛這群尖子,沒有他們,精英主義就會瓦解。傳媒也很愛他們,沒有他們苦苦玩考試遊戲,大學放榜那天就沒有辛酸艱苦奮鬥故事好交差,是個窮學生更好!為什麼?有錢人失敗了可以出國啊!窮人病人夠悲情,觀眾愛看!
世界之大
自知中英夾雜代表語言根底差,一直還是改不了口,大學初來報到,口快快就說了一大堆,很快就被貫以「貴族學校」、「有錢女」的銜頭,自知自己墨水少、錢又沒多個,就等於「80後」常被指激進不理智,同樣是啞巴吃過黃蓮子,有苦自己知。常想過究竟是否要「扮」一下「窮」,投訴30元一餐飯食唔起,怨窮仇富的直指世界不公平,看天水圍    的故事多悲情,然後去fit in這個大環境?我反覆思量,一方面我實在感恩,亦以我父母辛苦養育我、家中擁有的一切為傲,另一方面亦靜思細想,天水圍缺少了的究竟是什麼,如果並非單純金錢的落差令圍城變成問題,標籤又會否成為另一鋒利的眼光刺傷了誰的心?
香港首富李嘉誠    在最新公布的《福布斯》富人榜上也只是排行14,還有13個人比他「有米」,活在貧窮線底下的港人,亦較全球每日家庭收入少於1美金的人富有得多,若以這樣一尺量度其實沒有什麼意思,但若我們這輩子就要注目視線範圍內的窮富高低、個人生活取態,去定一個優等劣等,也不見得有什麼作用。
何况教育不是止於中學,在成長過程中不斷摸索,最後找到一個安身立命之所,正如蘆葦小姐經歷過「自信、傲氣、世故、現實」,到在現時的記者崗位上,找到「獨立思考、批判思想」的位置,又何苦否定別人選擇的生活、又一次為「名校」劃一個「社會毒蘋果」的標籤?
當然,如果學校只是資本主義下一個意識形態組織,教育講求精英培育實不甚為過,但若教育旨在指導人世間的「真、善、美」,由名校彰顯的精英教育,就有必要正視。香港正於三三四    轉制、通識變成必修課、直資學校的監管等等一切的改革路途之中,而我們這一群孩子的故事,無論是開心還是不快,是感恩還是忿恨,早就不合時宜,與會考制度一樣已走進終結。或許天色未必常藍,或許帶來陣痛,但我期望,當我看著這一代孩子背著書包上學去的背影時,是輕省多於折磨,是求學多於求分。
文 可名

2 thoughts on “>兩個名校女生

  1. >看了你少少篇文章,嗯….除了"轉牛角尖"我找不出別的字形容。"由你名校生說出也絕對不會比一個邏輯嚴謹、行文清通的任何一個人來得有說服力!"難道她是名校生,她就不能是"邏輯嚴謹、行文清通"的人嗎?真不知道你是先入為主,還是你真的了解寫文章的人。先不管她們的心態是不是想show off,她們說的話難道沒有道理?因為她們的出身,便評定她們說話沒有說服力,你認為自己是"邏輯嚴謹、行文清通"麼?她們經歷的,你又了解多少?你不明白的人,你不明白的東西,你就覺得不存在任何道理,你亦不會接受別人接受的。(從你寫農夫果D文章我有這種感覺)某一些東西,你是寫得對的,好像你話農夫又要珍視rap,又要講到rap一文不值,唔知博咩,我係認同的。但是,有很多位置,感覺你好似冇野搵野黎講咁….我唔講太多啦,因為唔知你會唔會回覆,or會唔會接受人意見。總之在我看來,你睇落好似看透世情,看穿人心,其實你很多地方都是雞蛋裡挑骨頭,抱著先入為主的態度看事情。

  2. >都唔明你地點解成日話我唔聽人意見其實我都不知幾聽人意見:)不過其實我聽不聽人意見是沒所謂的先入為主甚至雞蛋裡挑骨頭都是沒問題的問題是"我的意見到底有沒有問題"這個道理不知你明不明白試試和你討論你的意見吧,你說:"由你名校生說出也絕對不會比一個邏輯嚴謹、行文清通的任何一個人來得有說服力!"難道她是名校生,她就不能是"邏輯嚴謹、行文清通"的人嗎?這個反駁是挺可笑的,因為當你這樣說的時候,基本上可以判斷你沒有理解到我的意思。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