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曼娟與謝金燕

>每次拿起張曼娟我都總是看不下去,那感覺真的很不暢快,說厭又不是厭,憎又不是憎,我真的很想給她安一個罪名,但就是想不出恰當的,是濫情嗎?是膚淺嗎?是輕浮嗎?好像是這樣,又好像不是這樣。

嘗試分析一下自己的心理,或許是因為我妒忌也說不準,因為我對於有些總是意態囂嚣或者說洋洋自得得太過份的人總是有種莫名的不喜。

而張曼娟,她真的是陶醉在她的文字裡太自如了點。而且,比起梁望峰呀張小嫻呀,她的文字更加滑溜,風飄飄,水流流,真是不可承受的輕。

我聯想到謝金燕,不過這個以世紀金曲〈嗶嗶嗶〉紅透香港以至海外的台語歌手在我的心目中,是一個自由的象徵,台灣是有一些有別於大陸和香港的”自由”文化的,由張曼娟到謝金燕,都洋溢著這種內涵,受人愛戴,又與人無尤,是那一種在安全溫暖的環境脫光裸露完全釋放的狀態,是那一種完全可以將世界置諸度外的狀態。

香港人笑謝金燕,實在是愛的更多,她的這種自由自在、無拘無束、娛人娛己在香港是沒有的,大陸也是沒有的,我們通過模仿謝金燕以獲得愉悅和釋放,在中國人中,最能從”他人”當中解放的,應該是台灣人。因為他們最努力建構”自我”。

“我亂跳舞,今夜冠軍係我”,”冠軍係我”就是一種身份建構,在香港,雖然”亂跳舞”的文化也存在,但人家那種舍我其誰的氣概是香港人沒有的,你看看鄧麗欣、twins,專業藝人,出道接近10年,跳舞還好像牛上樹一樣。新一輩的,亞洲星光大道的參賽者,譬如鍾雪瀅等,的確也很有信心扭腰擺臀甩髮遮臉,自我感覺良好,陳曙輝就更不用提了,馬騮插花………總之就惹人取笑多過引人開心。

但是謝金燕就有那種底蘊,你說她跳舞很專業很優美嗎,也是馬馬虎虎罷了,但感覺上她就是有一種霸氣,一種自成一格、功德圓滿的揮洒,結果就是前面說的,你想挑她的壞處安她的罪名嗎,結果只能老鼠拉龜,因為大家都知道,人家自己玩得開心,才懶得理你。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